10 / 04 / 2021

星图注册官网《Q3249-1383 》专业咖啡知识交流 更多咖啡豆资讯 请关注咖啡工房(微信公众号cafe_style )

🌹父亲节🌹 真情献礼!

这期优惠活动【前街咖啡】将为大家献上

两款精选挂耳、六款钜惠口粮豆、四款精品豆!

单品豆优惠全部8折起!

更有新款口粮豆——云南小粒咖啡

限时折扣!活动时间:6.13~6.15

挂耳篇

前街当季挂耳式咖啡挂耳包

一盒19.9元

一盒19.9元

全国包邮!

一盒十包,精选一个产区品种

淘口令▼:

¥x5FLY47DiVJ¥

前街精选五产区混合挂耳

一盒十包5个精选品种

29.9元

淘口令▼:

¥yKYmY47DLux¥

5个产区

精品咖啡的品鉴与味觉训练 | 新手应该如何开发自己的味觉?

只要热水就可以冲泡的

挂耳式黑咖啡

方便,简单

接下来超值

口粮!口粮!口粮!

新款上市!!

超值尝鲜!!

云南小粒咖啡 9.9元 100克!

亚洲草本植物香气,

柔和果酸,层次丰富,

蜂蜜、蔗糖味道明显,红糖风味。

纯正100%阿拉比卡品种的云南小粒咖啡

刷新你对云南豆的印象!

淘口令▼:

¥HyXFY47xdug¥

利姆 9.9元 100克!

超高性价比

独特莓果、青草、可可香

淘口令▼:

¥vMxNY47xM7e¥

10 / 04 / 2021

  星图注册官网《Q3249-1383 》在上海,以星巴克为代表的连锁咖啡店遍布大街小巷。但恐怕很少有人知道,星巴克所用的咖啡豆,有相当一部分采购自云南。事实上,云南有长达近百年的咖啡种植历史,其中产自大理州保山市的保山小粒咖啡豆是公认的上品。

  然而,咖啡店里动辄数十元一杯的咖啡固然利润率极高,但却与咖农关系不大。长久以来,云南咖啡豆的收购价格被大型咖啡品牌所把持,当地咖农几无话语权。如何实现“利益留在农村”,真正实现农民增收,始终是横亘在当地脱贫道路上的难题之一。

  农民专业合作社正成为破局的关键。在上海援滇力量的推动下,一批农民专业合作社在上海对口支援地区次第涌现。未来,这些合作社将在脱贫攻坚的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同时也有望成为产业扶贫的新路径。

  近日,上海携手奔小康村企结对暨农民专业合作社建设现场会在云南省大理州举行。继去年8月在云南勐海县举行现场会后,上海各援外团队在彩云之南再次“聚首”,实地考察和研讨农民合作社的可能性。

  目光回到保山的咖啡。依托“村企结对”,上海把电商新锐拼多多引到了大理州保山市,“多多农园”正是他们在保山开展的企业结对扶贫合作项目。记者看到,设在保山市潞江镇的“多多农园”聚焦当地咖啡产业,覆盖该镇下辖的赧亢村、丛岗村2个贫困村、792名建档立卡贫困户,力图协助当地打造产、销、研、加工一体化的现代农业产业链。

  然而,保山的“咖啡脱贫”,真正的主角却并非拼多多,而是由当地103户建档立卡贫困户组建的“赧丛咖啡种植专业合作社”。

  根据计划,拼多多方面投入资金,并联合云南农科院热带亚热带经济作物研究所,在当地开辟精品咖啡核心试验田和标准化种植示范基地,待3年培育成熟后,两方同时退出,项目管理和收益让渡给赧丛咖啡种植专业合作社。未来,由合作社进行精品咖啡品牌的打造,并通过电商等渠道进行销售,从而让贫困户真正享受咖啡品牌化及精加工带来的红利。

  合作社带头人杨良清是土生土长的保山潞江镇人,家中已经种了近30年的咖啡豆,从最初的7亩咖啡豆田“缩水”至现在的4亩,杨良清坦言种咖啡实在赚不到钱:“以前一直不知道该怎样提升咖啡豆的市场价值,只能等人上门收购。收购价格也是别人定,说多少就是多少。”杨良清告诉记者,他们家每年靠卖咖啡豆的收入不足万元。而上海精准扶贫项目的到来与咖啡种植合作社的成立,则让他看到了打破并重塑现有产业链的希望。今年10月左右,待到新一季的咖啡豆成熟,合作社工作的成效就将首次显现。

  今年4月,这一“咖啡扶贫”项目就有了第一个动作:为提升咖农的积极性,“多多农园”联合拼多多平台上的咖啡商家,从当地51户建档立卡贫困户手中溢价收购了61.3吨咖啡豆原料,让贫困户得到了实惠。

  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建设,为贫困村镇、贫困户的脱贫及长远发展提供了可能性,同时也极大提升了受援地区贫困人口的参与度。2018年,作为上海浦东新区深化携手奔小康行动落实乡镇结对帮扶的首批乡镇,浦东新区大团镇与云龙县下辖的4个贫困乡镇之一的检槽乡结为“亲家”。检槽乡的“十方福”农村电商平台,正是在此背景下诞生的。

  “十方福”的前身是检槽乡哨上村的四方福农民专业合作社。在上海援滇力量的牵头推动下,合作社整合了其他各村畜禽、蔬菜、药材等相关产业的6个农民专业合作社,组建了如今的十方福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社。

  新组建的“十方福”下辖6个成员社、18名农村经纪人,吸纳733户农户参与入股经营,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646户。目前,“十方福”的官网和淘宝店均已上线试运营,京东店和阿里巴巴批发网店正在备案搭建中,各类微商渠道也已相继开通。通过电商渠道,当地的特色农产品将有更为广阔的市场空间。

  作为结对帮扶乡镇,大团镇也明确将按照三年帮扶协议,全力支持“十方福”的运营,并在上海市美丽乡村示范村赵桥游客接待中心同步打造检槽特产馆,深入推进携手奔小康乡镇对接及消费扶贫,为检槽乡乃至云龙县的高原绿色农产品“出滇入沪”搭建展示交流的平台。

10 / 04 / 2021

  星图注册官网《Q3249-1383 》近年来,碳酸饮料巨头对咖啡市场的关注越来越明显,2018年可口可乐以51亿美元收购了英国连锁咖啡品牌Costa。随着咖啡市场的增大,更多饮品企业也纷纷入局,今年5月初,中国最大的饮用水品牌农夫山泉就宣布即将上市一款碳酸咖啡。

  20世纪初碳酸饮料就已进入中国市场,在这么长的时间内,产品配方几乎没有太大的变动,而改变的仅仅是产品的包装以及营销。

  不过,消费者众口难调,有人尊崇配方复古,有人期待创新。随着萃取技术的不断进步、即饮咖啡的日渐流行,把咖啡溶进碳酸饮料,成为饮料巨头们的一个尝试。

  事实上碳酸饮料巨头们在十三年前就已完成了这个尝试,不过由于当时消费群体小、定位不明等原因,最终都不了了之。

  2006年,可口可乐在欧洲、北美上市了一款咖啡味的可乐Coca-ColaBlak,不过消费者对这款新口味可乐的接受程度并不高,上市仅两年,Coca-ColaBlak就宣布停产。

  中国饮品巨头娃哈哈也于2006年6月推出一款非常咖啡可乐。刚上市之初,由于非常咖啡可乐在宣传推广方面做得十分出色,上市前两个月月均发货量超过500万箱。在上海、杭州的一些便利店,非常咖啡可乐甚至一度脱销。

  然而两年后,非常咖啡可乐的发展已见疲态。十年前将咖啡当作日常消耗品的中国消费者的数量小,即饮咖啡在当时的发展也相对缓慢,因此这款非常咖啡可乐最终成绩平平。

  此外,日本企业三得利也曾进行了尝试。2012年7月,百年饮料巨头三得利推出了一款针对20~39岁职场人士的咖啡汽水Espressoda。

  三得利在研发这款咖啡汽水时十分走心。原料上,Espressoda咖啡汽水采用了巴西、哥伦比亚等著名产地的咖啡豆。技术上,三得利花费了58亿日元用于研发新的碳酸化技术。营销上,Espressoda一经上市,广告就遍布日本的地铁、火车。

  但2012年日本功能饮料市场早已被红牛、可口可乐Burn、朝日饮料Monster等几大巨头占据,三得利的Espressoda虽然前期关注度满满,但在销量上始终没有出彩的成绩。

  随着消费者对健康饮食的关注度越来越高,碳酸饮料因为高糖而越来越不受欢迎,发展越来越迟缓,因此各大饮品巨头纷纷推出的咖啡汽水。虽然咖啡汽水听起来很新颖,是个新品种,但究其本质还是高糖的碳酸饮料。因此,口味上的创新并没能直接刺激碳酸饮料市场的回暖。

  为了满足消费者对低糖食品的需求,2017年可口可乐率先推出零糖咖啡可乐Coca-ColaPlusCoffee(又称Coca-ColaCoffeePlus)。

  最先在澳大利亚上市的Coca-ColaPlusCoffee,热量较常规可口可乐减少了50%,咖啡因含量增加了50%。较之市面上曾出现的咖啡可乐,这款咖啡可乐的汽水感更强,气泡带来的感官刺激更加浓烈。2018年,Coca-ColaPlusCoffee逐渐在越南、泰国、柬埔寨、日本等亚洲国家出现。不过,为了更加贴近当地消费者的口味,在日本上市的Coca-ColaPlusCoffee中重新添加了糖。

  2019年4月,可口可乐CEO詹姆斯昆西宣布,将于今年年底在全球至少25个市场推出升级版的可乐咖啡。昆西如此看重这款可乐咖啡不是没有道理。

  2月14日,可口可乐发布了2018年财报,2018年营收同比下滑10%,其股价当日大跌8.4%,创下2008年10月以来最大跌幅。

  (资料来源:wind)

  可口可乐正处在公司转型的关键时期,全球咖啡市场的崛起让可口可乐看到了转型的一个方向。在热饮咖啡市场,可口可乐已经通过高价收购Costa占据了一席之位;在即饮咖啡市场,年底上市的可乐咖啡势必也会掀起一波巨浪。

  除了可口可乐为了转型做碳酸可乐外,肯德基也推出了气泡冰咖啡、瑞幸也推出了一款碳酸咖啡——黑金气泡美式,农夫山泉也推出了碳酸咖啡。

  国内外饮料巨头们为何纷纷加入碳酸咖啡饮料这个赛道?

  据国家统计局公开数据,2018年中国碳酸饮料产量1744.6万吨,占比整个饮料市场的9.41%。随着消费观念的改变、生产技术的升级,传统碳酸饮料的浪潮已然逝去,更符合消费者需求的新型气泡饮品将瓜分传统碳酸饮料现有的市场份额。

  根据国际咖啡组织数据,2017年至2018年度全球咖啡生产总量为1008万吨,消费总量为990万吨,全球咖啡市场稳步增长。2018年中国咖啡生豆的消耗量达到22.95万吨,7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1.74%,远超全球2.53%的一般水平,国人年平均咖啡消费杯数为6.2杯,五年时间翻了一番。

  国内的咖啡需求增长强劲,咖啡行业向好是国内各大饮料巨头盯上的原因之一。

  不过,从咖啡可乐到碳酸咖啡的历史进程中不难发现,只有更加贴近大众需求的产品才能够赢得消费者的心。

  当下,消费者对于高糖饮品避而远之,这种情况下,低糖饮品应运而生,碳酸咖啡或真能引领时代潮流。  

10 / 04 / 2021

  星图注册官网《Q3249-1383 》过去几年,美食,特色咖啡风靡全球。但是什么使这种特殊的咖啡品变得如此有价值-足以获得每杯75美元的价值?

  当巴拿马屡获殊荣的咖啡在几週内开始招标时,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价格会有多高。

  这是因为去年的拍卖创下了歷史记录:最高评级豆类的每磅(454克)803美元(640英镑):一种名为Elida Geisha的品种,来自位于中美洲西部火山森林保护区内的家庭种植园。国家。在拍卖会上,只有100磅(45公斤)的咖啡被卖给了中国,日本和台湾的买家-还有一个美国的洛杉矶Klatch咖啡。

  Klatch获得了10磅的批次,最近以每杯75美元的价格成为“世界上最贵的咖啡”。

  “当我们想到最好的葡萄酒或白兰地时,有许多类似的令人愉快的饮料,我们不会退缩,”加拿大波特兰非营利组织咖啡卓越联盟的执行董事达林丹尼尔说。美国俄勒冈州,支持在全球生产特种咖啡的小农场。他说,高品质的咖啡也应该得到治疗。

  毕竟,很多人都在制作那一杯乔。

  由于供过于求,商品咖啡的价格目前处于每磅不到1美元的低位。巴西等国家的大型农场-供应欧盟进口咖啡的29%-使小型家庭农场竞争变得具有挑战性和不可持续性。

  在20世纪90年代末的同样艰难的经济衰退期间,特种咖啡的竞争和拍卖开始起飞。丹尼尔说,目的是要认识小农,并为他们建立一个平台,以便与美国,欧洲,澳大利亚和亚洲的咖啡买家建立联繫。

  今天有几十个咖啡比赛和拍卖。由卓越咖啡联盟组织的卓越杯被称为“咖啡奥运会”,吸引了来自11个国家的农民。最佳巴拿马,Elida Geisha的冠军,也吸引了众多国际观众。比赛中得分最高的咖啡每磅售价超过1美元-不一定是803美元,但有时每磅100美元到300美元。

  当我们想到最好的葡萄酒或白兰地时,有许多类似的令人愉快的饮料,我们不会退缩-达林丹尼尔

  “这对农民来说是有益的,也为消费者带来了回报,”美国特种咖啡协会(SCAA)名誉执行董事Ric Reinhardt说。“农民改善生活,消费者享受更好的产品。”

  Elida Geisha来自巴拿马Boquete的一个小农场,由Lamastus家族的四代人经营。Elida是女主人的名字,她管理农场并在年轻时失去丈夫后独自抚养家庭。

  尽管这个家庭已经种植了100多年的咖啡,但Elida Geisha还是相当新的。Lamastus Family Estates的第四代咖啡生产商Wilford Lamastus Jr说,长期以来,家庭农场一直在苦苦挣扎并亏损。除了咖啡,农场还种植洋葱,浆果和甜瓜以维持生计。“任何心智正常的人都会说:’我们正在赔钱。我们不得不放弃,“”喇嘛回忆说。

  但家人决定加倍喝咖啡。他的父亲帮助建立了巴拿马特色咖啡协会,加入了该地区的其他咖啡农,并组织了巴拿马最佳竞赛。2004年,该小组达到了一个转折点:另一个家庭农场Hacienda La Esmeralda遇到了一种名为艺伎的稀有咖啡品种。在那一年的比赛中脱颖而出,它每磅获得21美元,然后创下纪录。很快,包括Lamastus家族在内的其他农民也试图种植这种品种。

  这是我一生中享受过的最好的杯子-迈克尔佩里

  这种咖啡菌株也被称为Gesha,起源于20世纪30年代,来自埃塞俄比亚的Gesha地区(与日本的艺伎没有任何联系)。种子最终在20世纪60年代左右到达哥斯达黎加的研究中心,然后到达巴拿马。农民发现这种品种很耐寒,可以在某些疾病中存活,但产生的咖啡很少,咖啡也不好吃。

  多年来,它被忽视了。然后来自Hacienda La Esmeralda的彼得森家族在对他们的农场进行调查时偶然发现了这种变化。在更高的海拔高度种植它们,他们发现它产生了独特,明显的味道。

  “你可能会偶尔在一杯咖啡中偶然遇到一两个[花香和/或水果]香调,”莱因哈德说。但是随着艺伎的变化,“你会遇到这些音符的完整交响曲”。

  Lamastus家族在2006年购买并种植了第一批种子。花了8年时间-比大多数咖啡品种长得多-才能收穫。树木很难生长。Lamastus估计,20%的人在从托儿所转移过程中死亡,而其他人则因过度暴露于如此高海拔的元素而死亡。

  但拉马斯图斯说,他们也拥有优质的种植地,拥有丰富的火山土壤,高海拔的独特小气候,以及加勒比海和太平洋之间的中心位置。採摘和加工豆类需要非常注重细节,以便增强咖啡的味道。该农场65公顷土地中约有20%现在用于艺妓品种,他们正在努力增加。

  2018年,Lamastus家族的Elida Geisha在同类别中获胜。今年,Elida Geisha Natural和Elida Geisha Washed的家庭赢了两次。咖啡的在线拍卖-每个100磅-将在7月中旬。

  Klatch的烤肉大师兼买家迈克尔佩里是去年巴拿马最佳比赛的评委之一,他是国际评委会的一员,他们盲目品尝咖啡并以100分的成绩对其进行评分。佩里授予Elida Geisha Natural评分97。

  “这是我一生中享受过的最好的杯子,”佩里说,虽然他确实离开了一个小房间,以防将来出现更好的情况。

  佩里后来与台湾黑金集团等一批买家合作,竞标咖啡。由于时差,网上拍卖一直持续到深夜,但他知道他们已经成功购买了获奖的拍品。

  随着运输和准备咖啡的成本,佩里估计最终成本接近每磅1000美元,每磅产生约80杯左右的咖啡。Klatch把它变成了一种体验:在私人活动中,顾客不仅要啜饮一杯稀有而难以捉摸的咖啡,还要了解它的起源。

  Klatch和SCAA总裁副总裁Heather Perry说:“即使是那些为咖啡买单的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付出这么多钱。”“因此,添加上下文会有所帮助。”

  Daniel Walsh是Klatch的客户之一,他们为品尝一杯获奖啤酒付出了代价。作为一名饮料行业工作者和自称咖啡势利的人,Walsh在他旅行时自行研磨,倒入咖啡豆,以便每天早上准备好他的杯子。

  “很明显,你不会每天支付75美元一杯,”沃尔什说。“但你买了一瓶精美的葡萄酒或威士忌,而你只需要为一次只穿一次的手錶或鞋子支付一大笔钱。我喜欢喝咖啡,我希望能说’我尝到了’。“

  沃尔什尝到了它的味道,喝着他的黑色,品尝咖啡不同寻常的水果和花香味。它证实了他的购买决定。“你只是不会在日常咖啡中得到它,”他说。 

09 / 04 / 2021

星图注册官网《Q3249-1383 》埃塞芳纳广播公司6月7日消息,美国农业部驻亚的斯亚贝巴专员表示,预计2019/20年埃塞咖啡出口量将达24万吨,创历史新高。路透社援引美国农业部报告称,2019/20年埃塞咖啡产量将升至735万袋(每袋60千克),同比增长1.4%。其中,出口量占一半以上,约为400万袋,同比增长0.5%。同时,埃塞国内咖啡需求强劲,预计2019/20年埃塞咖啡消费量同比增长2.4%。

  美国农业部指出,埃塞咖啡出口商面临更加严格的监管,近几个月数家有违约行为的商家已被禁止出口。此外,埃塞咖啡产量面临农民转种其他作物的挑战,特别是埃塞东部地区的大部分农民正在以恰特草(阿拉伯茶)取代咖啡种植。

09 / 04 / 2021

  星图注册官网《Q3249-1383 》在这精品咖啡当道的年代,翻开大部分的咖啡参考书,只要谈到冲煮道具,不外乎各式手冲壶、滤杯、虹吸壶、摩卡壶等等,而最后大家总不忘放上「土耳其壶」,却常常只是三言两语带过。事实上,国内的咖啡文化收到日本薰陶,手冲、虹吸会比较普遍,特别是手冲,更因其便利性及各地咖啡同行努力参与而一跃成为精品咖啡萃取的代表,足见煮咖啡的「手工」也许可以复制量化,但「人为」确实是其中难以被取代的存在,而书上的土耳其壶煮可说是手工咖啡的原型样貌啊!在法国人用布过滤咖啡的前三、四百年一直是维持着以手工壶煮咖啡的传统,岂是三言两语所能说清楚的呢?

真正的「土耳其咖啡」不加任何调味香料

  回顾咖啡发展,要说土耳其咖啡的存在大约占据了三分之二的咖啡历史也不为过,在土耳其人开始用小壶煮烘焙过的咖啡豆之前,阿拉伯人一直使用一种出水口犹如大嘴鸟般名为Dallah的大壶,来烹煮极端轻焙火更甚至可能未烘焙的绿咖啡。阿拉伯人把水与咖啡丢进大壶,放在炭火上煮开后再炖煮出味,离火静置并闷上小豆蒄、玫瑰水……等复方香料,这就是Qawha(意指阿拉伯酒),早期苏非教派会饮用这种饮品来来帮助夜间祷告时提振精神。直至1517年开始,鄂图曼帝国拿下开罗、也门等地之后,咖啡才算正式的进入了鄂图曼人的生活,而到1554年伊斯坦堡有了第一家咖啡馆。

土耳其人改良了阿拉伯壶,使用书上常见的那种名为Cezve的长柄小壶(希腊称Ibrik),一如既往地把水与咖啡丢入壶中以炭火烹煮。而与早期阿拉伯人略有不同的是,他们当时是饮用来自也门、不加香料调味的「原味」咖啡。而我们现在所熟知的,咖啡需要经过烘焙才能释放更多的滋味,最早很可能也是由土耳其人所发现的。随后,荷兰人成功偷渡了咖啡树回国,咖啡才得以进入西方社会。1841年虹吸咖啡发明,陆续才诞生了意式机、滤纸咖啡。而占据咖啡这么长历史的传统壶煮也在2013年登录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传统的「土耳其咖啡」使用的是浅中度烘焙

  通常聊起土耳其咖啡,人们第一印象往往停留在浓烈焦苦的口感,以及喝完咖啡后利用粉渣做咖啡占卜的乐趣,除此之外很难再深入细究其味道。然而,确实不是每种老派都能化做经典,在咖啡需求量大增之后,原饮用也门豆的土耳其人转而向巴西采购更符合商业需求的低价咖啡,而1974年精品咖啡提出的时空背景在于提升咖啡品质作为与商业咖啡的区分,以期达到更好的经济效益,从而开始延伸至溯源,包含了产地风味、品种保存、农民与生产者权益等议题。在此必然趋势下,中亚、西亚、北非、东欧的惯常老派壶煮便逐成了异文化情怀,多数游客总苦手于粗糙的粉末口感、深烘的焦苦、过甜的真实,难有再进一步欣赏古法精华的机会。

若想在家做土耳其咖啡,上网能查到的英文教程大同小异地要使用土耳其商用咖啡粉,加糖,量一般是随意,然后记得「沸腾三!次!」,但爱好纯饮咖啡原味者无法欣赏商用、过萃(沸三次)至苦的味道,甚至预先研磨的咖啡粉有很大机率早已走味,于是似乎咖啡占卜与种种故事才成了老派壶煮最值得书写的部份。其实,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早年的土耳其咖啡烘得一点都不深哩!你看所谓的法式深烘、意式深焙都是后来的事,焦苦的印象并非全然因为土耳其咖啡,更可能是来自早年对咖啡风味要求不多的烹煮习惯而形成的泛家常味。

  然而,站在传承与延续其实质价值的角度来说,当地年轻的咖啡从业者绝不希望自身传统文化只传递单纯的情怀,更要能以口味服人。因此自欧洲精品咖啡协会(SCAE,现已合并成SCA)自2008年筹备首届WCIC(World Cezve/Ibrik Championship)土耳其壶冠军赛以来,我们可以看到其准备过程已然是基于咖啡的萃取科学,不但使用瑰夏品种的优质咖啡豆,也采用现磨、不过度搅拌、控制萃取时间等方式,煮出一杯干净、风味清楚、实际口感更滑顺浓厚的精品咖啡。

  土耳其咖啡古法新味的真正价值在于,极细粉煎煮至将行至沸的高萃取咖啡,是全然能验证豆质美味的方式。目前欧洲方面Ibrik咖啡的爱好者越来越多,这绝对不只是因为怀旧复古情怀,而是土耳其咖啡也正一步步地演化中!

09 / 04 / 2021

  星图注册官网《Q3249-1383 》▲咖啡价格低迷,让许多非洲小农无以为继,转种其他作物,市场担忧断耕危机。(图/达志)

  「好多咖啡农场都没人耕种了,许多人远走他乡,」在宏都拉斯西南方圣荷西山坡上栽种有机咖啡豆的华斯奎斯(Sonia Vásquez)说,「很难再以此为生了。」46岁的华斯奎斯,过去6年眼看着她的咖啡园被一种肆虐拉丁美洲的病菌摧残,而今,全球咖啡价格崩盘更让她的生意难以为继,去年她收入缩水几近1/3,连打平成本都不够。

  对华斯奎斯这样以南、北迴归线之间赤道「咖啡带」为经营据地的咖啡农来说,此时此刻本应该过着好日子─消费者喝的咖啡,从手沖、香草拿铁到冷萃,花样愈来愈多;然而,从祕鲁、厄瓜多、巴布亚纽几内亚到衣索比亚,许多咖啡小农却在挣扎度日。在美国国际交易所,占市场6成的阿拉比卡咖啡豆价格跌到近14年的低点,1磅约90美分。

  需求愈来愈多收入却缩水

  欧睿信息咨询公司指出,过去10年全球咖啡产值几乎倍增到900亿美元,虽然地球气候变化让人担心咖啡的长期货源可能受影响,但是收成超乎预期、生产效率提高及汇率等因素,咖啡豆的批发价始终低廉。巴西与宏都拉斯去年的咖啡产量均创新高,哥伦比亚的出产也达到1990年代的最高水平,但是需求未与生产同步走扬,市场供过于求甚多。哥伦比亚咖啡农民全国总会执行长维勒兹(Roberto Vélez)说:「这已经超过经济危机的程度,咖啡农相继出走,让人无限感伤,消费者却不知真相。」

  ▲过去10年全球咖啡产值几乎倍增,咖啡豆价格却创低。(图/陈俊松摄)

  瓜地马拉与宏都拉斯受害的咖啡小农,加入前进美国移民行列,而祕鲁与哥伦比亚的农户则开始转种古柯硷原料。咖啡豆一时虽无缺货之虞,但出走断耕,尤其是高等级咖啡豆未来能否持续供应,让买家开始提心吊胆。英国咖啡进口商Cafédirect採购经理麦道劳(Matt McDonald)说:「如果目前这种情形持续,5年后将难以想像,这是有害的循环,因为农户买不起肥料、品质下降、收成减少,而且年年每况愈下。」

  部分跨国公司未雨绸缪,透过供应农户与合作社技术支援及咖啡树苗等行动来稳定货源。去年9月,星巴克也承诺对萨尔瓦多、瓜地马拉、墨西哥与尼加拉瓜等国的咖啡小农资助2000万美元。全球最大的咖啡买主雀巢,1年拨款6700万美元技术支援咖啡农户,但坦承解决农户收入问题非任何个别公司单独所能应付。该公司正在接触国际咖啡组织,设法解决问题。

  咖啡豆大抵分成罗布斯塔与阿拉比卡两种品种。前者品质较差,多用于即溶咖啡,或混合成espressos增加苦味;后者口感、品质较佳,且有等级之别,高级阿拉比卡豆产区海拔高,往往溼处理,等级差的产区海拔低,多日晒处理。贸易商说,价格问题的根源,在于低等级的阿拉比卡咖啡豆生产过剩,拖累整个市场。

  咖啡豆盛产,造成在美国纽约国际交易所交易的阿拉比卡豆期货价格低迷。咖啡豆的买卖定夺于纽约国际交易所的「纽约C价」─高级豆溢价买卖、等级差的折价交易。目前的基准价位,意味即使是以溢价卖出的咖啡农,也无法打平收支。过去3年,纽约基准咖啡价格的平均价位约为1磅1.2美元,但是同期咖啡豆的生产、处理和运输费的成本已经超过1磅1.5美元。

  咖啡豆盛产拖累市场价格

  这种情形下,部分咖啡农希望找到新的定价法,有些买家绕过纽约基准价,根据生产成本与获利情况,直接与咖啡农或合作社交涉。维勒兹说,哥伦比亚的咖啡农家非常想摆脱纽约市场的桎梏,因为纽约市场价格无法反映拉丁美洲高级咖啡豆的真正价值。他指出:「我为什么要被一个起不了作用的市场绑住?」不过,反对者认为无须如此,因为电脑程式交易兴起后,情况已经雪上加霜。程式交易根据对巴西产量的预估、对市场起落的预期,利用电脑运算执行交易,加剧了价格波动。

  一如许多农产品,咖啡市场有它的盛衰循环,而咖啡非1年收成作物,循环更形加重。高价市场带动栽种、管理提升,促成增产;当咖啡树栽种4年初熟后,年年生产,新产量会对价格形成压力,而低价也造成咖啡豆质与量下降。

  在这种环境里,巴西成为市场霸主。它是咖啡最大的生产与出口国,占全球咖啡贸易的28%,巴西咖啡农也可在低成本下生产咖啡豆,收支打平的价位不到每磅90美分。许多农家用机器採收,与其他中美洲国家和哥伦比亚相比,大量生产的巴西能以更简单的方式处理咖啡豆。

  巴西去年生产了多达6200万袋的60公斤装咖啡,而疲弱的巴西币值,也使咖啡农和出口商外销咖啡获利更佳。虽然预测巴西今年的出产趋缓,但明年可能生产过剩。荷兰合作银行资深分析师梅拉(Carlos Mera)说:「其他产地可能减产,但不足以抵消巴西的增产。」

  投机客操纵行情波动加剧

  然而,对巴西的低成本农民来说,目前的价格也冲击他们的获利。在米纳斯.吉拉斯(Minas Gerais)南边的瓦尔任阿(Varginha)大型合作社Minasul,外销多达17国,合作社主席马可斯(JoséMarcos Magalhães)说,合作社8000会员当中很多是小农,获利已经受到挤压。他说:「这种价格范围如果持续,就会出现失业。」

  巴西区域性合作社、也是巴西最大出口合作社的瓜舒沛(Cooxupé)商务部门负责人狄阿鲁荷(Lúcio de Araújo Días),直言价格崩盘要怪罪金融市场的投机客。过去5、6年,炒手看巴西的产量伺机行事,2017年起作空部位空前,在巴西之外的咖啡生产国渐渐入不敷出时,不断抛空卖出。

  自纽约咖啡交易所(已併入美国国际交易所)1880年开张以来,投机客就被指操纵价格;除了实体咖啡买卖双方用期货来锁定价格外,参与其中的玩家如对沖基金,也在起起落落的咖啡价格上押注。

  然而,去年出现的投机程度,却让利用基准价格作为买卖期货对沖的投资人,对市场的有效性起了疑问。伦敦经纪商Marex Spectron咖啡分析师波拉德(Steve Pollard)说:「投机客有许多的放空部位,但他们纵使加大力道,并不能决定市场的全盘走向。」

  虽然咖啡小农的故事,常被拿来行销个别的咖啡品牌,但是消费者往往不知道咖啡小农的辛酸,以为他们早晨喝的涨价咖啡,至少一部分利润会回到农人身上。其实1杯要价2.5英镑的咖啡,咖啡本身只占价格的4%;店租、劳动力与税金则占成本很大一部分。顾问公司Allegra Strategies咨询长杨恩(Jeffery Young)说:「咖啡成本对零售商来说是很次要的,即使咖啡豆价格跌了3成,每杯咖啡的价格还是会上涨,因为人工成本、店租与其他项目的费用都涨了。」

  跨业结盟小农利润多3倍

  付给咖啡农合理利润的「公平交易」,一直是想对咖啡「去商品化」的烘豆业者与贸易商努力的重心。美国人兰德(Ken Lander)辞掉律师工作,搬到哥斯大黎加,靠着卖掉美国房地产的所得,买了一处咖啡农场;2008年金融风暴后,他被迫卖起咖啡豆。他发现,他卖出的1批咖啡豆,在美国创造出约3万美元的零售业绩,而他自己只拿到600美元。

  于是,52岁的兰德开始和其他农户、一名美国企业家合作,成立Thrive Farmers公司,2011年起在美国乔治亚州亚特兰大,做咖啡进口生意。他们向5个国家的1000家农户买咖啡,建立1个「所得分享模式」,把50~75%的咖啡豆销售所得分给生产者。如今,兰德是Thrive Farmers业务部门主管,自己同时还种着咖啡,他说:「比起市场次好的出价,我们的农户利润至少多3倍。」

  兰德说,和他的公司一样,许多大大小小的咖啡公司,都有帮助农户的1套方法;但他承认,必须有跨产业的结构性措施,才能起死回生。他说:「如果不这样做,咖啡产业就会觉察到,咖啡农户无法继续种植咖啡,几乎没有利润可言,甚或是负利润,那么我们就会出问题,不是经济学家也懂得这一点。」

09 / 04 / 2021

  星图注册官网《Q3249-1383 》摩根士丹利首予瑞幸咖啡(LK.US)“平配”评级,目标价21美元

  摩根士丹利发表研报表示,喜欢瑞幸咖啡(LK.US)独特的店面形式,产品定价和快速扩张的产能,但认为瑞幸“当前的估值看起来是合理的”。首予瑞幸咖啡“平配”的评级,目标价为21美元,较周二收盘价的17.6美元有19%的上升空间。

  大摩预计瑞幸在2018-2021年度的销售额将增长30倍,主要受店面扩张、强劲的消费增长、购买频率的增加和平均销售价格增长的推动。

  另外,年轻一代越来越多地饮用咖啡和城市化将为这种增长提供支撑。但由于盈利可见性相对较低,短期内的上涨空间似乎有限。大摩表示高执行风险、竞争加剧或消费者品味的变化可能会增加瑞幸收益波动性。

08 / 04 / 2021

  星图注册官网《Q3249-1383 》根据Mintel市调公司的调查,美国即饮咖啡销售额在2016年至2017年大幅度成长了31%,是各项咖啡产品之中增长得最快。

  从日本夯到中国台湾的“可乐咖啡”(Coca-Cola Coffee Plus),你喝过了吗?这款可口可乐公司(Coca-Cola)在2018年于亚洲市场试点推出、将于2019年底于全球25个市场全面推出的可乐咖啡,只是可口可乐跨足咖啡市场的试金石。

  再加上2019年1月可口可乐以51亿美金从英国连锁酒店集团惠特贝瑞(Whitbread plc)手中收购到的全球第二大连锁咖啡店Costa Coffee,显示可口可乐已双管齐下,正式进军咖啡市场!

  碳酸饮料连年下滑!即饮咖啡飞速成长!

  为什么可口可乐要积极拓展咖啡市场?得先从碳酸饮料(Carbonated Soft Drinks)市场的变化说起,随著人们健康意识的抬头,美国碳酸饮料的市场持续萎缩。根据饮料文摘(Beverage Digest)2017年的数据显示,2016年美国碳酸饮料的市场销售占比下降了0.8%,显示碳酸饮料持续12年呈现负成长的困境。虽然可口可乐持续对旗下的碳酸饮料透过减糖、加入纤维等方式呼应消费者对于健康的期待,但是该如何拓展碳酸饮料之外的其他市场也是他们一直以来的重点。

  根据Mintel市调公司的调查,美国即饮咖啡销售额在2013——2017年间,每年至少增长10%;,2016年至2017年更大幅度成长了31%,是各项咖啡产品之中增长最快的品类。国际市调公司欧睿国际 (Euromonitor)的数据则显示,2022年全球即饮咖啡市场预计增长到31亿美金的规模,超过瓶装水与其他饮品的成长速度。

  由此可见,市场上对于即饮咖啡的需求是不断攀升的。

  收购Costa加上预先试点 让可口可乐对市场更充分了解

  但实际上,早在2006年,可口可乐就曾经推出过同名咖啡产品,但是因为市场不成熟而于两年后告终。

  既然曾经失败过,为什么这次会卷土重来呢?成功收购Costa Coffee就是主因之一。过去可口可乐的咖啡业务主要集中在日本子公司推出的乔亚咖啡(Georgia Coffee),在自动贩卖机中广受欢迎,销量已经超过10亿美金,但也仅局限在亚洲市场。随著收购Costa,也为可口可乐提供了咖啡供应链、自动售货和分销渠道等等原先缺乏的专业能力,更有利于咖啡战略上的布局。

  此外,Costa Coffee作为已经被建立起的品牌,也将作为可口可乐开拓咖啡热饮市场的主轴。可口可乐也计画在2019年第二季度结束时将Costa即饮产品推向欧洲市场。

  可乐咖啡定位为提神饮料

  这次即将在全球推出的可乐咖啡,定位为提神饮料。可口可乐行政总裁James Quincey表示,可乐咖啡设计的目的是希望在特定场合与时间接触消费者,例如下午工作效率下滑的时候。早在2018年,这款饮品就开始在部分亚洲国家试点销售,包括中国台湾。

  透过可乐咖啡、以及Costa Coffee,可口可乐进入了之前尚未完全熟悉的细分市场,并且更能够应对全球化的减糖趋势,究竟可口可乐切入咖啡市场能不能如切入茶饮般成功,将是他们面对的挑战。

08 / 04 / 2021

星图注册官网《Q3249-1383 》专业咖啡知识交流 更多咖啡豆资讯 请关注咖啡工房(微信公众号cafe_style )
  澳大利亚是一个痴迷咖啡的国家,其中墨尔本尤为突出,
  
  一直以来,墨尔本都被称为是澳大利亚的“咖啡之都”。
  
  各种或文艺范、或小清新、或高大上、或有格调的咖啡馆遍布大街小巷,从冷滴咖啡(cold-drip),
  
  到虹吸式咖啡(siphon)、氮气咖啡(Nitro),再到滤滴式咖啡(pour over),
  
  各种加奶或不加奶的精品咖啡品种在墨尔本应有尽有。
  
  2015年的一份调查数据显示,在14岁以上的澳洲人中,56.8%的人在3个月内都去过至少一次咖啡馆。
  
  其中,墨尔本人所占的比例最高:63%的墨尔本人3个月内都去过咖啡馆喝过至少一次咖啡。
  
  同时,墨尔本人去咖啡馆的频率也是最高的:11.5%的人3个月内去咖啡馆的平均次数达到16次!
  
  墨尔本咖啡文化的历史可以追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来自南欧和地中海的移民来自澳大利亚,
  
  特别是墨尔本,这些地区拥有浓厚的咖啡传统。在墨尔本,随着时间的推移,
  
  渴望获得正宗的家庭咖啡品味并继续他们的咖啡饮用传统,这引发了文化,
  
  来自意大利和希腊的移民是精致的咖啡酿造者,他们确保不乏咖啡师来应对整个城市越来越多的咖啡馆。

  如果没有这种浓厚的咖啡文化,墨尔本市本身就是一个有趣的城市,
  
  也是一个友好的住宿地点,拥有所有的兴奋和文化及社会生活的多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