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 02 / 2022

    你听说过咖世家吗?事实上,这是英国老牌连锁咖啡品牌COSTA在中国的官方名称。

    但对于很多第一杯咖啡是瑞幸的中国消费者来说,COSTA虽然2006年就进入了中国,但始终算不上是一个大众熟知的咖啡品牌,更遑论让消费者熟知它的中文名称咖世家了。



    在此之前,COSTA曾因大规模闭店而被传言将要撤离中国——2020年,疫情之下的COSTA,接连关闭了在北京、杭州、青岛、南京等地的多家门店。其中,青岛地区关闭了所有门店,北京地区关闭了近20家门店,关闭的门店数量一度超过了中国市场门店总数量的10%,

    但最近,COSTA好似又活了过来,据报道,Costa咖世家中国总裁近日表示,2021年COSTA的销售额创下了进入中国市场15年来的历史新高,这主要得益于打造“全方位咖啡公司”(Total Coffee Company)的策略。



    出色业绩之下,COSTA中国总裁也进一步透露,根据COSTA咖世家中国5年计划(2021-2025年),预计到2025年其咖啡门店数量将达到1000家以上。

    这不由得让人想起,2015年,COSTA也曾调整过自己的门店目标:到2020年,在中国的门店数量由当时的350家左右增长到900家。

    但在2018年,COSTA被可口可乐以51亿美元的对价收购,到了2020年,因疫情原因,COSTA又大幅度减少门店数量,使得门店总数依然维持在400家左右。

    而不可忽视的现实是,曾经与星巴克对垒,走高端路线并常年稳坐中国连锁咖啡第二名称号的COSTA,如今不仅与拥有4000余家门店的星巴克相去甚远,甚至远远弱于后来者的瑞幸——虽然经历过造假风波,但瑞幸目前的门店总数已经高达5300家(含无人咖啡机“瑞即购”门店数据)。

   
被封死的下沉之路

    如果你长期活跃在北京核心商区蓝色港湾、三里屯、国贸等地,你可能已经发现,原先的COSTA门店,已经渐渐被皮爷咖啡、星巴克、Tims咖啡等品牌替代。

    要知道,北京是COSTA核心市场之一,凭借与北京华联的合资公司华联咖世家餐饮管理有限公司,COSTA顺利入驻华联旗下物业,甚至获取了一定的独家优势——把它始终对标的竞争对手星巴克,一直拦在北京华联旗下SKP商场之外。



    这可能是COSTA为数不多能对星巴克形成优势的地方。但残酷的是,虽然有北京华联在后方提供支持,但COSTA在北京的发展也并不顺利。

    要知道,以北京为代表的一二线城市,这里的消费者咖啡摄入频次达到300杯/年,已接近成熟咖啡市场水平。

    而随着消费市场成熟度提高,咖啡市场的规模化也不断提升。

    站在投资人的角度,曾经讥讽瑞幸的人,如今都想能投出下一个瑞幸,这给了咖啡赛道更多的催化剂与想象力。

    但热闹与COSTA无关,它更多扮演的是一个被颠覆者的形象。



    相比较皮爷咖啡等品牌相对温和的侵吞,来自加拿大的咖啡品牌Tims Hortons野心则要更胜,后者已经在两年时间内开出了近400家门店,而阶段性目标则是1500家,不仅现有规模直逼COSTA,并接连拿下了不少COSTA原先的物业,比如COSTA位于北京回龙观华联的门店,并顺带挖走了原先的COSTA咖啡师等人力资源。

    上海起家的新兴连锁咖啡品牌Manner,其门店总数也已经逼近了COSTA,仅仅去年6至10月,Manner就一鼓作气开了150多家门店,势头之猛,并没有把COSTA等老一辈放在眼里。

    在杭州等地,M stand等品牌也成为替代COSTA的主力军。

    对于消费者来说,COSTA最大的问题是没有特色,甚至有些显得端着——主打英伦贵族风的COSTA,品牌形象一直比较高冷,虽然在更能俘获中高端白领的喜好,但同时也导致其目标受众比较狭窄,不太符合当前的消费主力军90后、00后们的消费理念。



    典型的例子是,COSTA把自己定义为“真正的咖啡”,宣称“完美配比”、“全球100%咖啡”、“独具匠心”,主打手工烘焙和半自动式咖啡机制作,这些理念,对咖啡爱好者而言固然非常“正宗”,但也会导致出品品质不够稳定。

    特别是在COSTA咖啡师流动和迭代较快的情况下,很容易导致新手咖啡师遇上新人顾客的局面出现,进而影响消费者对品牌的整体印象。

    相反,星巴克采用全自动咖啡机的模式,虽然屡屡被指在欧美就是路边摊的水准,却更能迎合大众消费者对咖啡的认知。

    而被星巴克以及瑞幸等后来者大幅拉低了咖啡的赏味门槛,也间接提升了COSTA试图教育用户的难度——除了一线商圈和写字楼的白领用户,COSTA很难把“半自动咖啡机”等概念和故事,讲给三四线城市甚至是一二线城市四五环外的人群听。

    彻底被封死的下沉路径,成为了COSTA最大的隐忧,也是它急需改变的印象。



   
优势渐无,软肋尽显

    目前,COSTA看起来还缺乏求变的心态。

    虽然COSTA早在2015年就上线各大外卖平台,但其数字化进程却非常缓慢,可以说远远逊色于星巴克——后者于2018年与阿里就数字化达成合作,并联手饿了么推出“专星送”业务,仅仅一年,专星送就占据了星巴克总销售额的6%,并贡献了10%的活跃会员数增长。



    随着与阿里合作到期,星巴克也开始扩大合作范围,先后与顺丰、美团、山姆会员店等有平台达成合作,进一步扩大外卖份额与销售场景。

    Tims咖啡也选择了相似的发展路径,接受了腾讯的投资并合作数字化项目,目前线上业务已经占据了Tims 30% 的销售份额。

    但相比起来,COSTA的数字化进程显得非常不用心,至今仍缺乏打造全渠道、全平台的能力,同时,在跨界产品、门店升级上也没有特别亮眼的表现。

    相比之下,瑞幸接连打造了生椰拿铁、厚乳拿铁等爆款产品,已经事实上引领了咖啡行业的潮流,甚至倒逼星巴克也开始推出含椰浆制品的咖啡饮料。

    数字化不力、缺乏爆款产品,倒也不至于满盘皆输,但与此同时还保持着高昂的价格,就真的要把COSTA推向绝路了。

    以Manner为例,后者意式浓缩、美式咖啡和限量手冲咖啡的单价分别在10元、15元和20元,且如果消费者使用自带杯的话,还能每杯立减5元。以这样的价格享用一杯精品咖啡,任谁会坚守30-40元价位的COSTA呢?

    而按照有关机构的预期,随着消费者对于现磨咖啡的需求日渐增长,2022年咖啡市场还将迎来一波开店热潮,如果把握住这一波机会,COSTA也不是没有逆风翻盘的可能。

    相反的话,COSTA如果在此节点放慢线下扩张,很有可能被新势力咖啡品牌反超。

    目前看来,COSTA似乎已经作出了选择。

   
昔日巨头沦为棋子

    2018年,可口可乐以51亿美元从Whitbread收购COSTA,获得包括咖啡品牌及其近4000家门店与专业的咖啡师、咖啡自贩机业务、家用咖啡业务以及咖啡烘焙业务。

    可口可乐公司亚太区总裁John Murphy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零售不一定是(这笔收购中)最具吸引力的部分。”

    事实上,可口可乐收购COSTA的主要目的,是借助COSTA的品牌影响力和研发能力,扩展可口可乐在咖啡产品领域的消费市场,以及通过COSTA的供应链,让更多的可口可乐旗下产品,进入到咖啡行业的B端市场,例如办公室和酒店等场景。

    比如在2020年9月16日,可口可乐就与COSTA就“咖啡”业务达成战略合作。后者提供自助咖啡机和台式咖啡机两种业务,主打便捷与外带,主要布局在加油站、写字楼大堂等。

    此后,COSTA在即饮咖啡、胶囊咖啡以及冻干即溶咖啡等零售业务上全面开花,目前来看,这种策略无疑是奏效的——但更多是对可口可乐而言,对消费者而言,COSTA却面临着沦为便利店咖啡的局面。

    过去,要说COSTA在中国市场上最大的成功,就是让人感觉它是星巴克的头号对手。

    但现在,COSTA的竞争对手,已经逐渐变为了雀巢、三得利、三顿半。



    要知道,这片市场也是红海一片,新兴的永璞、时萃主打挂耳和冻干,老牌的伊利、蒙牛、维他奶、农夫山泉都推出了瓶装咖啡,推动即饮咖啡、冻干咖啡和现磨咖啡,都已经陷入了同等的胶着。

    虽然这一次,COSTA录得了在华最好业绩,但某种程度上,这更像是一种拨乱反正。

    毕竟,业绩除了好上加好,也有触底反弹的可能。

    而长远来看,对于可口可乐而言,COSTA需要在保持品牌影响力的同时,最大化减少单店亏损,最关键的做法就是减缓甚至停止下沉,将资源集中在一二线城市的大商圈,保证单店利润和品牌口碑。

    换言之,线下门店的扩张,并不是可口可乐所看中的,它更希望COSTA取代旗下不够成功的咖啡品牌,如乔雅咖啡。

    而当COSTA的最大价值被榨取干净以后,留给这个英伦咖啡老牌的竞争力,又能剩下多少呢?

    “虽然即饮市场增长较快,但速度仍不及线下咖啡门店。2022年,咖啡市场还将迎来一波开店热潮。消费者对于现磨咖啡的需求日渐增长,同时,咖啡店具有单店盈利能力强和投资回报期短等优势,吸引诸多咖啡品牌纷纷线下实体开店。Costa如果在此节点放慢线下扩张,很有可能被新势力咖啡品牌反超”凌飞宇认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鹿财经”(ID:bjyinhu2020),作者:鹿先生)

24 / 02 / 2022

    继中石油、中石化相继卖起咖啡,日前中国邮政也加入咖啡大战,南京市民喝上一杯“邮局咖啡”指日可待。

    南京城内早已是咖啡飘香,除了跨界“国家队”、连锁巨头,咖啡行业同样成为南京年轻人的创业沃土。赛道愈发热闹,咖啡是门好生意?

   
“邮局咖啡”、“汽油咖啡”纷至沓来

   
巨头跨界的N个理由

    咖啡赛道迎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玩家――中国邮政。2月14日,全国第一家邮局咖啡店――邮局咖啡在厦门正式营业。从门店来看,熟悉的复古绿布景和标志性的邮筒,带着浓浓的中国邮政色彩。从产品来看,美式、拿铁、卡布奇诺都有,最便宜的一杯22元。

    中国邮政卖起咖啡,想象力似乎惊人。数据显示,中国邮政依托自身遍布城乡、覆盖全国的优势,坐拥的营业网点已超5.4万个、便民服务站35万个、村邮站10万个,这也意味着“邮局咖啡”一旦铺开,至少有5万家门店可用来卖咖啡,数量上跃居全国第一。

    中国邮政正式杀入,可谓咖啡市场火爆的一缕缩影。此前,中石化、中石油相继进军咖啡市场,“汽油味咖啡”被不少网友津津乐道。据了解,目前瓶装咖啡在全国的中石化易捷便利店都有售,南京更是出现了中石化的现磨咖啡吧台,出售“92#人气饮品”、“95#风味咖啡”和“98#风味咖啡”。至于中石油,目前全国做现磨咖啡的门店超过120家,有零售咖啡的门店超过8000家,2021年的咖啡产品销售总额超过1亿。

    “这些巨头有什么理由不卖咖啡呢?”南京本土精品咖啡品牌――鱼缸咖啡主理人萨莉分析,“国字号”企业有渠道、有用户、有资金,卖咖啡只不过增加场景消费而已,也是寻找利润增长点、贴近年轻用户的途径。

    她判断,中国邮政将在一二线城市逐步推进旗下咖啡品牌,南京市民喝上“邮局咖啡”并不遥远。

   
“一天一家新店的速度扩张”,南京成为咖啡大城

    事实上,近一两年,南京咖啡市场已是肉眼可见地热闹起来。

    除了“跨界选手”,星巴克、COSTA、瑞幸等传统品牌继续开店扩张,自去年开始,Peet’s Cof-fee、Tim Hortons、M stand等国内外知名品牌更是争相入场南京,惹得咖啡爱好者纷至打卡。站在风口的咖啡店,同时成为南京年轻人的创业沃土。Newsroom品牌创始人刘洋对记者感慨,“据我们调查,目前南京咖啡市场以一天一家新店的速度扩张”。



    各路势力决战南京咖啡市场,重要的原因是南京已有咖啡大城的气象。

    按照去年年初美团提供的一组数据,南京跻身咖啡馆数量最多的前十大城市,数量接近2000家。以过去一年南京咖啡馆的扩张速度看,数量突破2000家已无悬念。

    咖啡重度爱好者陈婷表示,各式各样的咖啡店活跃于南京的繁华闹市、胡同巷子甚至创意园区,它们浓缩着新的生活方式,也体现了理想城市的追求,“在年轻人眼里,咖啡店数量的多少,甚至决定了城市的吸引力。”据介绍,因为咖啡店扎堆,南京上海路、南台巷等街道被称之为“咖啡一条街”,好逛又好喝,并不逊色上海的网红咖啡街。

    从业人士感受最深的是,日常喝杯咖啡已是“小资”变“大众”,从南京人的社交需求变成了习惯需求。萨莉透露,来门店的不仅仅是“一日不喝咖啡不舒服”的年轻人,还包括遛狗的阿姨、炒股的大爷。3月8日将至,一些公司早已决定包场咖啡馆,为“女神”们调制定制咖啡。在一些高端会议上,除了常规的点心,现场也会请咖啡师提供咖啡服务。

   
强手环伺不敢贸然提价,本土品牌追求“小而美”

    10年前,萨莉就进入这个行业,开店第三年才开始赚钱,但赚的钱也必须快速投入到产品研发、门店装修中。在她看来,从积累客户、获得认同到持续消费、盈利创收,咖啡营运链条比较长,“南京咖啡馆开的多,倒的也不少。即便盈利状况比较好的店,也只能做到微利”。

    目前迷你、社区咖啡店日渐盛行,因为减少开店面积,能缩减投入成本,其背后的主理人都是想脱离原本生活轨道的年轻人。这些店定位平价,风格浓郁,主要依靠社区熟客和线上外卖订单盈利。

    在过去一年,咖啡行业的主要原材料阿拉比卡咖啡豆涨了一倍,近期以星巴克为代表的连锁品牌纷纷提价,而南京不少中小型咖啡馆只能“硬扛”。不敢提价的,还有平价连锁品牌。某全国知名品牌内部人士表示,2019年以前店里的咖啡杯单价是30元,现在很多是18-20元。单价下降,主要原因包括行业新品推出频繁,促销价格较低;相比星巴克等竞争对手缺少品牌高度,只能保持性价比的竞争优势等。

    采访中,业内人士也提到,随着消费者对咖啡认知的提升,南京咖啡爱好者对咖啡的要求不仅只停留在提神这个刚需上,对精品咖啡风味有了更多的追求。虽然强手环伺,连锁力较弱,但南京本土精品咖啡品牌凭借不输巨头的品质、更人性化的需求场景及层出不穷的营销创意,仍然能占据一席之地。在多元化的咖啡消费需求下,不同类型的咖啡门店、咖啡品牌仍将在南京百花齐放。(记者 江芬芬)

星图注册登录_巴西咖啡出口创近年来新高

据巴西咖啡出口商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巴西共向122个国家和地区出口咖啡4040万袋(每袋60千克),出口额超过62亿美元,同比增长10 3%,创近7年来新高。

21 / 02 / 2022

    咖啡江湖中,星巴克称霸多年,但局面正在被打破。

    论味道,星巴克不算好喝。但论价格,星巴克溢价能力“惊人”。近日,星巴克官方APP显示,包括美式咖啡、拿铁、星冰乐等不少产品的售价均较此前提升了1~2元。

    除了涨价,一起上热搜引发网友热议的还有“重庆某星巴克门店驱赶门口吃盒饭民警并恶意投诉”事件。星巴克深陷舆论漩涡,而就在2、3个月前,深圳、无锡的星巴克门店也被爆出用过期食材等等。

    这两年星巴克的日子确实不好过,在中国双向承压,还频频翻车。一同上热搜的还有缓过劲“逆势”扩张的瑞幸;另一边,全国第一家邮政咖啡也在厦门正式营业了。

    入华23年,星巴克几经沉浮,整个咖啡行业也迎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01
4个月2次提价,星巴克不值得?

    “2022年星巴克的涨价可能不止一次,而是几次。”在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发布后,星巴克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凯文·约翰逊表示,星巴克全年都有“额外的定价行动”计划。

    事实上,星巴克已经在4个月内2次提价。2021年10月,针对菜品星巴克就作出过一次提价。

    在凯文·约翰逊看来,涨价虽无法扭转经济与消费大环境不利的局面,但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转嫁成本上涨对业绩的冲击。

    2月1日,星巴克公布了2022财年第一财季业绩。据财报显示,星巴克第一财季调整后每股收益72美分,市场预期80美分;营收增长19%至80.5亿美元,市场预期79.5亿美元;净利润8.159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6.222亿美元。

    星巴克称,其整个供应链的成本高于预期,而且更多员工请病假。这些问题也影响到了整个行业。

    数据显示,星巴克当季全球同店销售增长了13%。尽管存在人员问题,美国同店销售同比增长18%。但除美国以外,星巴克的咖啡需求减弱,国际同店销售下降3%,市场预期为增长3.3%。

    而在星巴克第二大市场中国,当季同店销售下降了14%,这已是星巴克连续第二个季度下滑。财报期内,星巴克在中国的平均客单价方面下滑9%,最终导致交易额下滑6%。

    星巴克中国门店第一的位置也被瑞幸咖啡打破。瑞幸未经审计的2021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其门店数为5671家,已经超过星巴克最新披露的门店数量。

    2月15日,瑞幸咖啡CEO郭谨一在内部信中称,瑞幸咖啡1月新开门店总数约为360家,刷新了单月开店总数纪录。

    此外,2021年三季度瑞幸咖啡总净收入为23.502亿元,比去年同期的11.43亿元增长105.6%。营收扩大的原因主要来自交易用户的增加。瑞幸2021年三季度平均月度交易用户为1470万,较2020年同期大幅增长了79.2%。

    重新复活的瑞幸,向对手们展现出了强大攻势。至少目前的本土咖啡中,除了瑞幸,还未出现第二家能直接对标星巴克的品牌。

    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星巴克涨价带有一定的刚需性,但同时它整体的毛利率已经比较高。企业自身其实是可以消化成本压力,但作为门店众多的企业,它也想利用自身品牌效应、规模效应来进一步提升利润率,从而为股价作支撑。”

    02
23年沉浮

    1999年,星巴克首次进入中国,在北京国贸落下了脚跟。当时,北京全市人均月工资1000多元,而星巴克一杯卡布奇诺最低售价19元。

    加之周围各种奢侈品店的映衬,星巴克当之无愧成为了“高端”的代名词。手里端着一杯星巴克,也成为了身份的象征。

    星巴克的出现,打开了国人对于现磨咖啡的认知。随后,星巴克陆续开始在香港、上海等地开店。

    但事实上,最初星巴克进入中国市场并不被投资人看好。且从在北京开店第一家店起,星巴克整整亏损了9年。

    当时国内不允许外资独资经营零售和餐饮业,星巴克进入中国采用的是特许经营——星巴克总部输出品牌及管理体系,本土企业负责经营。

    在星巴克总部,有个不成文的说法:在世界各地的星巴克公司中,美国总部持股比例越多,意味着这个地方的市场对它越重要。

    在当年的上海地区,星巴克总部的持股比例基本只有5%。而京津地区基本是纯授权经营,连1%的股份都没到。

    随着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白领阶层对咖啡的需求量与日俱增。数据显示,仅2002年一年,星巴克上海门店的营收便突破1亿元,尝到甜头的星巴克开始在中国逐渐收回经营权。

    真正的转折发生在2015年。这一年我国放开了外资企业独资经营,星巴克开启了迅速扩张之路,并在上海成立大中华区支持中心,负责中国大陆和港澳台地区的经营管理。也是这一年,星巴克在八达岭长城脚下开出了全球第10000家门店。

    对中国市场志在必得,星巴克也加速了北京地区的股份回购。几番谈判,2006年星巴克总部以54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华北地区90%的股份。而这一价格比一年前的评估价高了2倍之多。

    2017年,星巴克以13亿美元收购上海统一星巴克剩余50%股份,这是星巴克史上最大收购,也标志着星巴克在中国内地市场的所有门店都将彻底归自己所有和经营。

    收回了主导权,星巴克走上了急速扩张之路,从2017年不到3000家开到了5557家(截止2022年1月2日)。

    经过23年的发展,星巴克在国内已不是新鲜物种。在全国各地的核心商圈、中高档写字楼附近,星巴克遍地开花。

    一直以来咖啡馆作为灵感和创意迸发的社交场,最吸引人的地方莫过于它处在引领时代潮流的制高点。在第三空间加持下,星巴克靠“高端”躺赢多年。

    有数据表明,2011年-2016年,中国咖啡市场年复合增长率为13.5%,这背后最大的功臣非星巴克莫属。

    真正用现磨咖啡教育了中国市场的是星巴克,凭借咖啡在中国赚得盆满钵满的也是星巴克,而因为食品安全问题在中国屡屡翻车的还是星巴克。

    很难说,近几年频频翻车的星巴克与其疯狂扩张和“躺赢”心态无关。二十多年咖啡市场的累积和代际的变迁都在表明,天已经变了。

    03
中国咖啡市场“变天”

    国内咖啡市场热闹到现在,越来越多消费者对咖啡的首选已不是星巴克。星巴克在一众新品牌的衬托下显出了“老态”,还问题频出。

    在黑猫投诉上,关于星巴克的投诉就有上千条,其中多与食品安全有关。

    冲击星巴克的不仅仅是价格、管理不力的问题,还有新品牌的乘胜追击。曾经被看作精致、贵气的星巴克,在新生代精品咖啡面前,显得“土里土气”。

    “星巴克的品牌效应大于产品质量,同样一杯30元的咖啡,更多人会选择去性价比高的咖啡馆。”很多消费者表示,如今对比之下,星巴克的咖啡“差强人意”。之所以选择在星巴克消费,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距离公司较近,适合约见客户或商务办公。

    当消费者的选择越来越多,性价比极低的星巴克已无优势可言。

    观潮新消费根据网络公开数据不完全统计,仅2021年,咖啡行业发生20起融资,总金额超50亿元。其中,Manner连融3轮,M Stand、时萃连融2轮。



    这些新品牌背后除了红杉资本中国、IDG资本、GGV纪源资本、高榕资本、黑蚁资本等知名机构外,字节跳动、腾讯、美团龙珠等产业资本也多次出手。

    另外,据企查查统计显示,2019年以来的三年间,咖啡赛道共计发生融资79起,共获得融资147亿元。资本源源不断地加持,给了新咖啡品牌提供了无限可能,也刺激着市场快速创新迭代。

    还可以明显看到,2020年,资本对咖啡市场的关注度主要集中在线上品牌;2021年则是集中在线下连锁精品咖啡。

    此外,依托于便利蜂的便利店咖啡“新秀”不眠海,也加入到主攻10-20元的市场竞争中。数据统计,其“店中店”模式已经在北京、上海、天津、南京和杭州的便利蜂门店内开出258家线下饮品站。并计划在2021年年底前,在全国范围内,将数量拓展至1500家。

    更不要说,麦当劳、肯德基等也早早布局。McCafé(麦咖啡)还表示,未来3年将投资25亿元,加速布局中国内地咖啡市场。预计到2023年,全国将有超过4000家门店。

    最值得一提的是,中国邮政也正式入局咖啡市场。2月14日,邮局咖啡首店在厦门正式营业。售卖品类包括咖啡、茶饮、甜点和邮局周边,其中咖啡、茶饮价位在20-40元之间。门店能提供到店自取和送货到家两种服务。

    据厦门邮政微信公众号信息显示,邮局咖啡将原有的国贸邮政支局进行改造升级,在保留邮政普遍服务的基础上叠加了咖啡饮品和邮政文化创意服务,来打造体验邮政文化的全新场景。

    从“邮氧的茶”到“邮局咖啡”,中国邮政始终在尝试不同的转型发展方向。据了解,2022年,邮局咖啡将陆续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二线城市开设多家特色邮局咖啡店。

    当红的咖啡品牌线下争夺战已经打响。入局者也越来越多,中国咖啡市场越来越热闹。

    04
结语

    启承资本一份研报显示,不管是19世纪末的欧洲巴黎、20世纪80年代末的美国西雅图、20世纪90年代的日本东京,还是现在的新锐咖啡的阵地上海,每一次新兴的咖啡品牌诞生背后都伴随着经济结构的调整和新消费人群的崛起。

    新品牌们一直很擅长抓住年轻人的心理,也能抓住年轻人的钱包。通过价格和层出不穷的新品,已经让喝咖啡的年轻人从“尝试者”成为了“常饮者”。

    当咖啡去魅,在新一代消费者眼中星巴克的光环不再。如何重拾消费者的信任,跟紧年轻人是摆在星巴克面前的重中之重。

    其实,星巴克涨价并非个例。瑞幸咖啡、Tims等也都从2021年12月起对部分产品上调1元-3元。

    国内除云南生产少量阿拉比卡咖啡豆外,多数都是进口。据巴西国家地理与统计局在2月9日发布的消费者物价指数报告,在2021年1月到2022年1月期间,咖啡粉的价格上涨了56.8%,涨幅在所有商品中居首位。仅2022年1月,涨幅就达到了4.75%。

    咖啡豆期货价格已飙升至近十年最高点,加之全球咖啡生产大国巴西2021年遇极端天气,导致咖啡豆同比减产近 20%,这意味着今年咖啡价格普遍上涨已是不争的事实。

    高性价比咖啡不易,下一个涨价的是谁?

星图注册官网_中国邮政入局咖啡市场,饮品甜点售价在20-40元之间

近日,中国邮政入局咖啡市场。据厦门邮政公众号消息,2月14日,邮局咖啡正式在厦门落地。

28 / 01 / 2022

    近日,中国领先的连锁咖啡品牌瑞幸咖啡正式进驻艺创小镇,为小镇商业氛围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它年轻、活力、特色、丰富的咖啡口感,点缀丰富了小镇创客们的创业生活,也进一步完善了小镇内部小循环的商业配套链。

    瑞幸咖啡致力于一直致力为为消费者提供一杯高品质的好咖啡。艺创小镇内的瑞幸咖啡共提供30+款咖啡饮品,其中包含瑞幸独家爆款厚乳拿铁系列,以及美式、精萃澳瑞白、焦糖玛奇朵、摩卡等饮品,无论你是什么口味,总有一款是你所爱。

    除了热门饮品,瑞幸还有各种轻食,都是提供健康美味,低糖低脂的简餐和甜品。金黄酥香牛角包,甜而不腻的麦芬;饱腹营养的三明治,软绵绵的切脚蛋糕……总之,为了大家的味蕾费尽心思。



    除了瑞幸咖啡,小镇目前还成功引进国内知名一线艺术品牌见艺计划仓美术馆,知名一线潮玩品牌集客文化及知名文创品牌马丁·戈雅等。同时,联合高校院所,举办多维艺术剧场、丛生(两岸艺术院校优秀毕业展)、2021之江国际青年艺术周等各类活动十多个,小镇商业氛围不断浓厚的同时,也迎来了缤纷式的沉浸式体验时代。

意大利浓缩咖啡进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候选名单

1月20日,意大利农业、食品和林业部副部长森蒂纳约(Gian Marco Centinaio)向媒体通报,意大利浓缩咖啡(Caffè Espresso Italiano)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人类非物质遗产候选资格名单。

27 / 01 / 2022



    一颗咖啡豆,把瑞幸和李国庆带上流量快车道。

    近期,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在社交媒体称,“有朋友跟自己抱怨好的咖啡豆越来越不好买了,还涨价了很多,自己原以为是受疫情影响,直到看到瑞幸官方推的新品‘花魁 dirty’才知道背后的真正原因。”

当当创始人李国庆评论瑞幸“花魁 dirty”,图源李国庆个人微博

    李国庆提及的“花魁 dirty”,正是瑞幸2022年推出的新品“花魁系列”,该系列包括Dirty、生椰Dirty、美式、拿铁、澳瑞白等五款产品。所谓“花魁”是一款产自埃塞俄比亚的精品咖啡豆。据瑞幸介绍,由于该咖啡豆产量稀少,全中国每年一共从非洲产地进口190多吨花魁咖啡豆,仅瑞幸采购总量已超过90吨,成为国内最大的花魁买家。

    这让李国庆认为,瑞幸作为连锁咖啡品牌采购大量精品咖啡豆,“纯粹是搅局”,“垄断”精品豆,会造成精品咖啡豆的涨价,“让真正做手冲、精品的人和咖啡馆没豆子用”。

    连线Insight在瑞幸官方小程序、外卖平台查看“花魁系列”价格时发现,不同下单渠道,产品价格也不同。瑞幸官方小程序的售价处于19元-22元,与其他系列的价格差距并不大。外卖平台的售价处于24.5元-38元,明显高于其他系列产品,并且部分单品显示“已售罄”状态。

    除了咖啡饮品,瑞幸也在单独售卖花魁咖啡豆。瑞幸官网显示,一袋250克的花魁咖啡豆价格为159元,即636元/公斤。

    瑞幸咖啡在回应李国庆的相关声明中也解释道,最近部分城市及门店售罄,其采购的90多吨花魁豆仅10天就被喝掉了接近一半,第二批豆子会尽快补充到位,但产量有限,不会再有新的采购了。

    这场看似是以花魁咖啡豆为“主角”的争论,实际是瑞幸咖啡在抢精品咖啡的“蛋糕”。这一动作,也打破了行业内精品咖啡动辄三四十块钱一杯的规则。

    花魁咖啡豆便是瑞幸走这一新路线的一枚“棋子”。2021年12月,瑞幸签署新咖啡采购订单协议时,瑞幸咖啡联合创始人、CGO杨飞便袒露,精品咖啡的普及与日常化,将是瑞幸“专业战略”的重要目标之一。

    据杨飞所说,瑞幸计划通过自身努力,改变精品咖啡“高不可攀”、“只属于专业人群”的刻板印象,让“喝精品咖啡就到瑞幸”成为可能。瑞幸还计划在2022年在全国超过5600家门店陆续推出多款精品咖啡。

    其实瑞幸盯上精品咖啡并不奇怪,目前精品咖啡馆在中国的渗透率仍然较低。据德勤《中国现磨行业白皮书》显示,中国现磨咖啡共有10.8万家的咖啡馆,位于二线及以上城市的咖啡馆数量占75%,在三线以下城市,精品咖啡馆的占比不足1%。

    这么一个前景广阔的市场里,也陆续有黑马跑出,比如Manner在去年半年多时间里密集完成4轮融资、估值达到20亿美元。2021年7月,Seesaw也获得了过亿元的A+轮融资,喜茶是投资方之一。

    Manner、Seesaw等精品咖啡品牌,在去年一年进行铺天盖地地营销与推广,不断制造热度,进一步推动人们对精品咖啡的了解。

    精品咖啡时代大幕已然拉开,而瑞幸能抢到多少蛋糕?

   
1、瑞幸搅局精品咖啡

    成立至今,一直以性价比著称的瑞幸咖啡,开始入局精品咖啡了。

    2022年1月4日,瑞幸咖啡宣布推出首款咖啡豆“瑞幸花魁5.0”和系列饮品,并称瑞幸独占了全年进口196吨中的90吨。

    1月5日,李国庆发布视频炮轰瑞幸,“瑞幸推花魁,老李很生气,今天就要替全国喝精品手冲的朋友,公开DISS一下瑞幸,你一个卖大众咖啡的,少动点‘垄断’精品豆的坏心思!”

    发布该视频后的第二天,瑞幸咖啡在李国庆微博中回复称,90多吨精品花魁是在海外竞价夺得,“谈上游垄断有点太吓唬人了。”

瑞幸咖啡回复李国庆,图源李国庆个人微博

    1月11日,瑞幸咖啡再次对此事作出说明:“花魁系列最近部分城市及门店售罄,采购的90多吨花魁豆仅10天就被喝掉接近一半。目前第二批豆子预计明天到达部分城市,但这个产季确实也只有90多吨花魁5.0的量。”

    从李国庆质疑到瑞幸多次回应,这一来一回之间让瑞幸花魁咖啡豆高调“出圈”。不少网友称,这一出看起来就像是瑞幸和李国庆的联手炒作。

    一颗花魁咖啡豆之所以有如此高影响力,是因为其处在咖啡原豆鄙视链顶端。花魁咖啡豆产自咖啡爱好者的精神故乡埃塞俄比亚,因花魁咖啡豆的产区海拔高、气候多变,所以产量极低。

    2017年,埃塞俄比亚生豆公司DW的Buku Abel庄园一支日晒豆获得了非洲咖啡协会主办的TOH(the Taste Of Harvest)冠军,后来这个批次的生豆被北京生豆贸易商引进,因其冠军的身份,被冠以“花魁”之名。

    而且,在当年瑰夏咖啡豆“包揽”大小咖啡赛事的时代,2017年世界咖啡冲煮赛中国区亚军李建飞,用花魁咖啡豆打败了众多参赛的选手的瑰夏咖啡。从此花魁咖啡豆被视为能够与“瑰夏”咖啡豆相媲美的精品咖啡豆,成为精品咖啡店里的顶级原料。

    当这款价格高、风味独特的小众豆子进入连锁咖啡品牌市场,也不难理解李国庆为何公开吐槽瑞幸了。

    反观在消费市场,花魁系列产品得到一致好评。多位网友在瑞幸咖啡官方社交平台表示“十天内喝了好几次花魁系列,还特意开了月卡买”“花魁比耶加还好喝”等类似评论。

    这不是瑞幸第一次把精品咖啡“拉下神坛”了。2020年,瑞幸推出精品级SOE(Single Origin Espresso,即单一产区咖啡豆制作的浓缩咖啡)限定耶加雪菲美式和拿铁,耶加雪菲正是高品质咖啡豆阿拉比卡的子品种之一,同样来自埃塞俄比亚,SCA评分在80+。

    需要了解的是,根据SCA精品咖啡协会的标准杯测法,得分80分以上(满分100分)的咖啡生豆才会被称为精品咖啡。一般连锁咖啡店则会选用成本相对更低、利润空间更大的商业咖啡豆,比如罗布斯塔豆;精品咖啡馆的原材料一般会选用这一标准下评分80以上的咖啡豆,比如阿拉比卡豆。

    除了耶加雪菲精品现磨咖啡,瑞幸咖啡还曾推出精品冷萃即溶咖啡。包括“小黑罐”SOE耶加雪菲,以及同等级耶加雪菲与云南咖啡拼配的河谷长廊,刚上线时没在门店端销售,只在瑞幸APP、小程序和天猫旗舰店上售卖,但不到一周时间,SOE耶加雪菲便售罄。

SOE耶加雪菲冻干咖啡,图源瑞幸官方微博

    自推出耶加雪菲系列产品后,瑞幸曾一年内卖掉1000多吨的耶加雪菲咖啡豆。此外,这款咖啡豆在去年击败来自全球13个国家和地区、近400支参赛样品,获得全球仅5席的IIAC铂金奖。

    据瑞幸官方表示,瑞幸咖啡计划于2021年至2023年,每年在耶加雪菲产区采购总量1000至2000吨的精品咖啡豆,成为埃塞俄比亚产地采购量最大的中国咖啡企业。

    瑞幸此前虽未主打过“精品咖啡”概念,但一直宣传自己选用“精选上等咖啡豆”,这也是“精品咖啡”包含的主要因素;此外它还号称邀请冠军咖啡师精心调配,通过先进设备新鲜烘焙、现磨等,从源头打造一杯“专业咖啡”。

    这都与“精品咖啡”们的特质不谋而合。在中国咖啡业,若使用精品咖啡豆、制作过程高水准、有更高水平的咖啡师,以及在店内可以给顾客更好的消费体验,均可称其产品为精品咖啡。

    正是消费者倒逼了咖啡品质的提升。中国消费者已经建立起一定的咖啡饮用习惯,对于咖啡口味的追求也更为多元化。根据市场调研机构QYR分析统计,2014-2020年,中国精品咖啡豆进口额平均增长率达到9.6%,消费升级的趋势非常明显。

    如今,中国的咖啡市场已从“价格竞争”转向“产品竞争”,咖啡品牌需要差异化竞争能力。瑞幸推出耶加雪菲之后,今年通过花魁系列再次加注精品咖啡产品,并且称自己要做“精品咖啡普及者”,欲抢占精品咖啡市场的野心不言而喻。

   
2、瑞幸需要精品咖啡

    当精品咖啡成为资本的“宠儿”,瑞幸不得不入局。

    咖啡行业上一次大规模融资和增长,是借助2018年瑞幸咖啡在咖啡行业掀起的互联网打法。

    瑞幸彼时的成功吸引了更多的人和热钱挤进咖啡行业。据中商产业研究院《2018-2023年中国咖啡行业市场前景及投融资报告》显示,2020年咖啡行业融资近20亿人民币,背后涉及VC/PE约30家。

    为了争夺市场份额,连咖啡门店和团队迅速扩张。仅2018年全年,连咖啡就新增了300家咖啡小店,连咖啡联合创始人张洪基后来回忆起,曾说“我们当时杀红了眼”。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也曾告诉连线Insight,“中国的咖啡市场从2018年开始进入一个爆发点,爆发的同时,咖啡的受众也越来越专业,对品质越来越有要求,对于品牌的要求也会更高,是整个咖啡市场进入成长期的一个很重要的标志。”

    2020年4月瑞幸咖啡自曝财务造假,加之疫情影响,中国的咖啡市场冷清了很多,很久没传出好消息。当年咖啡行业融资情况呈“小而散”状态,单个项目的融资金额较小,共发生13次融资,融资金额也较少,为2.06亿元。

    直至2021年,资本终于在精品咖啡这一细分赛道发现新标的,又迎来了一次资本的浪潮。据IT桔子公开信息显示,仅2021年前7个月,资本融资金额已经超过63亿,远超2020年全年数额。本土精品咖啡品牌Manner、Seesaw、M Stand等诸多精品咖啡品牌,借助资本的力量,风光无两。

    精品咖啡并非新风口。2010年,精品咖啡就已陆续出现,但彼时连锁咖啡品牌正作为“主角”教育咖啡市场。精品咖啡作为小众文化而存在,大多以独立咖啡馆的形式藏身街头巷尾,多散布在上海,精品咖啡的概念在当时也被大众市场忽略了。

    据企鹅智库消费者调研数据显示,在过去50元以上是“精品咖啡的合理定价”,存在精品咖啡高价格和消费者较低的支付意愿的矛盾。但“高质平价”精品咖啡品牌的出现,打破了这一矛盾。

    当前,中国的咖啡市场按照价格来区分,主要分为三档。其中,30元以上是星巴克的天下,20元以下,是速溶咖啡和便利店咖啡的主打价格市场,20元-30元的价位,过去一直是瑞幸一家独大。如今市场上的“网红精品咖啡”看上的,正是瑞幸所处的20-30元价格带。

    连线Insight搜索瑞幸官方小程序后发现,不论是花魁系列,还是耶加雪菲系列,相关精品咖啡产品的售价均处在19元-21元。Tims咖啡产品定价区间在15元-18元,Manner的经典咖啡售价多在10元-25元之间。这些品牌均实现了精品咖啡的“日常化”“亲民化”,让更多消费者随时随地喝上一杯不错的咖啡。



花魁系列和耶加雪菲系列售价,图源瑞幸官方小程序

    这对好不容易“复活”的瑞幸来说,不是利好消息。它不仅要面临星巴克的竞争,还要应对Manner、Stand等咖啡新势力的强势冲击。而且,价格慢慢上涨的瑞幸已失去低价优势,数字化能力精细运营,以及产品高品质成为留存、吸引用户的关键。

    根据东兴证券的研报显示,中国咖啡市场整体规模预计到2025年将达到1万亿元人民币,其中,精品咖啡的崛起正顺应趋势,迎来快速发展期。这意味着,瑞幸更需要精品咖啡,以抓住市场红利。

    诸多新锐精品咖啡品牌中,尤其是Manner被看作是瑞幸未来“强有力的对手”。

    价格方面,从2015年诞生至今,Manner一直保持着快餐价,最便宜的咖啡10块,大杯多加5块,单品价格也基本保持在比瑞幸咖啡折后价格贵不超过5元的“高性价比”。在场景方面,Manner不主打第三方空间,小规格门店为主,只有一个窗口供收银和取餐。此外,Manner提供小程序自提选项,大部分门店不提供座椅、只能外带,将成本控制到极致。

    因此,Manner被视为这波咖啡投资热潮中,“模式最像瑞幸”的新锐品牌。它在资本市场也“热得发烫”,2021年3月、5月、6月接连获得3轮融资,其中,5月完成的那次数亿美元的融资,是近年来精品咖啡赛道最大的一笔融资。

    不过,瑞幸咖啡在精品咖啡赛道,也有自己的独特渠道优势。悉数在精品咖啡赛道中拿到了融资的各个品牌,它们均选择把钱用在门店的规模化扩张。

    比如拿到了腾讯多轮融资的精品咖啡品牌Tim Hortons计划未来在中国开出1500家门店;Manner在获得多轮融资之后,也进入高速扩张期;鹰集计划推出更多面积更小的mini店型;鱼眼咖啡创始人孙瑜也曾提到,融资资金用于扩充门店、提升产品和用户体验。

    显然,新崛起的精品咖啡品牌都在大步快跑地争夺市场,拥有5600多家门店的瑞幸自然也想来掺和一脚。

    虽依靠互联网打法或能够在短时间内攻城略地,让瑞幸在精品咖啡市场抢到一些蛋糕,但若想要在精品咖啡赛道开花结果,瑞幸还需做更多功课。

   
3、2022年,精品咖啡会不会更火?

    资本期待能踩中精品咖啡的市场“爆发期”,这一市场热度会在2022年继续保持吗?

    曾一度被高昂租金和运营成本压垮的精品咖啡,成为新风口。在众多精品咖啡品牌的教育下,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不再满足于在咖啡馆打卡这件事,开始了解咖啡豆的产地、品种、采摘月份、海拔以及处理方式对咖啡风味的影响,曾经小众的精品咖啡逐渐大众化。

    尽管全球咖啡豆价格整体上涨,但随着中国人咖啡需求暴增,中国咖啡豆进口量仍继续增长。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我国咖啡豆进口量6177万千克,进口总额为2.38亿美元,同比增长76%。

    咖啡产业供应链的逐渐成熟降低了品牌的准入门槛,老牌连锁咖啡店变弱也给精品咖啡留出了填补市场空间的机会。星巴克2021财年(2020年10月-2021年9月)财报显示,其平均客单价下降了2%,第四季度在中国市场的同店销售增长率为-7%。

    不过因为精品咖啡并无精准概念,它从国外传入国内后,定义变得更加笼统。只要宣称选用精品咖啡豆,以及在包装、店面上有所设计,品牌都可以称自己是“精品”。因此出现在中国市场上的精品咖啡品牌也五花八门,主要分为速溶、现磨两类。

    精品速溶咖啡,是在传统速溶咖啡基础上进行的升级。前者利用新萃取技术和冻干速溶技术,以速溶的形式,尽可能留存现磨咖啡的口感,但比现磨精品咖啡方便、便宜。严格意义上的精品咖啡想要实现规模化普及绝非易事,兼具颜值与性价比的速溶精品,无疑成为这一时期的最佳过渡解决方案。

    如果说精品速溶咖啡重新定义了速溶咖啡,Manner、Seesaw、M Stand等线下精品咖啡品牌也在重新定义中国的现磨精品咖啡。

    中国的咖啡消费者在经历从雀巢等速溶咖啡的浅尝、星巴克重场景体验,已经进入到“产品品质+产品体验”的时代。与当初的星巴克一样,线下精品咖啡品牌要发展起来,不但要维持自身运营,还要负责教育市场,因此这些新锐品牌在具有示范效应的一线城市核心地段开门店,才能吸引到稳定的客户。

    与星巴克经历的开荒期不一样的是,Manner、Seesaw等精品咖啡品牌如今面临的是一个更为成熟的咖啡市场,这意味着打开市场的难度降低了。

    不过,精品咖啡的经营成本并不低。据36氪报道,Manner仅在员工培训上就花了很大价钱,比如咖啡师的工资要比普通的咖啡店高1000-2000元。有时Manner还会与咖啡师签订竞业协议,要求对方在离开后一年内不能在咖啡行业任职。此前,咖啡行业没有竞业协议一说。

    咖啡本土化不易,创意精品咖啡的路更长。不同精品咖啡品牌为了建立壁垒,打出各自的差异化路线。

    与主打性价比的Manner不同,Seesaw则在创意咖啡另辟蹊径。根据中国市场的口味,推出了咖啡+水果+植物奶的各式新品,以及各类跨界产品。除了强调自身专业咖啡能力,Seesaw也注重和品牌美学,以及技术创新和空间体验设计,直指青年文化和年轻人的生活方式。

    同为精品咖啡新势力的M Stand,则弥补了国内高端创意咖啡市场的空白,平均客单价在40-50元之间。创始人葛冬曾接受36氪采访时直言,“国内高端创意咖啡还是一片空白,所以M Stand拥有品类定价权和较高的增长空间。”

    区别于标准化、商务化的传统咖啡第三空间,葛冬认为M Stand创造了第三空间2.0模式,满足了新生代年轻人群对潮流生活方式的需求,让消费者去“每一家店都打卡”成为习惯,形成强跨店复购。

    据窄门餐眼显示,截至目前,Seesaw有67家门店,M Stand有120家门店,Manner有344家。这也意味着,精品咖啡尚有足够大的发展潜力。

    或许,中国整个精品咖啡市场即将进入爆发式增长的前夜。M Stand、Seesaw、Manner等品牌,也只是这一赛道火热的一缕缩影。毕竟连时萃、三顿半等也开始拓展线下门店,就连主打平民化定位的便利店便利蜂也推出“不眠海Sober Hi”精品咖啡品牌。这也不难理解,瑞幸如今要大举进军精品咖啡,这也将成为它给资本市场讲的新故事。

网红咖啡正式进驻艺创小镇

近日,中国领先的连锁咖啡品牌瑞幸咖啡正式进驻艺创小镇,为小镇商业氛围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26 / 01 / 2022



在咖啡馆的嘈杂声中,高效工作模式为你自动开启。

    灵感枯竭、昏昏欲睡的工作日,逃去哪里能让你专心搞工作?咖啡馆是你永远的答案。

    如果看过电影《花神咖啡馆的情人们》,你一定会对波伏娃在咖啡馆里奋笔疾书的片段印象深刻,多亏了这间小小的咖啡馆,带给这位二十世纪最重要的女性哲学家源源不断的写作灵感。

    以至于波伏娃的爱人萨特在描述两个人的工作生活时写道:“你们可能觉得很奇怪,但我们已经把花神咖啡馆当成我们的家了。”

在咖啡馆里写作的波伏娃和萨特。/《花神咖啡馆的情人们》剧照

    在英国爱丁堡的大象咖啡屋,J·K·罗琳也曾在某张临窗的桌前伏案工作,而她书写的,就是日后享誉全球的《哈利·波特》系列故事,只不过,当年的她还是一位单身母亲。

    为什么那么多的文人、思想家,都与咖啡馆有过缠绵深厚的情谊?除了咖啡店是最早让人们可以高谈阔论的公共空间以外,还因为,咖啡馆的“氛围感”的确能让我们更专心地工作。

    你也许有过这样的经历:周六的下午,你无法在家中集中精力加班,但当你提着电脑、走进家附近的一家咖啡店之后,你杂乱的思绪就有了归宿,很快,你便可以在嘈杂的背景音中开启高效模式。

英国爱丁堡的大象咖啡屋,J·K·罗琳也曾在某张临窗的桌前伏案工作。/Tripadvisor

    根据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的一份研究,咖啡馆里的各种元素——从咖啡机、人群的噪音,到灯光、室内空间、室内色彩、气味,都有助于加速我们的头脑运转风暴。

    为了研究噪音对人的思维能力的影响,研究人员做了一项创造力测验——远距离联想测试(Remote Associates Test-RAT),通过提供几组词语,让不同噪音环境下的被测试人员联想相关的词语,比如可以与“盐 、深、沫”组建的关联词,是“海”——海盐、深海、海沫。

    研究人员在实验室设置了50分贝、70分贝和85分贝的噪音,然后让被测试者在不同环境下进行联想,结果发现,70分贝的噪声环境下,人们的点子最多、大脑最为活跃。

    咖啡馆里,咖啡豆的研磨声、咖啡机的蒸汽声、舒缓的爵士乐,以及人们低声交谈的声音,混合在一起,是接近于“70分贝”的噪音环境的。

咖啡豆的研磨声、咖啡机的蒸汽声,可以给我们更具创造力的思考。

    有研究者指出,适当的噪音就像在我们头脑里开了一个小差,让我们跳出固定的思考框架,吱吱吱的蒸汽声,可能在我们大脑某个疲倦的时刻,一下击穿我们呆滞的思维,让我们进行神游。但在鸦雀无声安静的环境下,则没有这种效果。

    此外,咖啡馆的“氛围感”也可以提升我们的工作动力。就像在图书馆一样,当我们看到周围人都在激情四射敲打键盘的时候,我们会被这种努力的氛围感染,从而投入工作、不好意思摸鱼,这种现象被称为社会促进效应(social facilitation effect)。

    当然了,咖啡馆开阔的空间、舒适的视野,有别于让我们审美疲劳的办公室、书桌,给我们的视觉层面带去了更愉悦的新体验。

    因为咖啡馆意外带来的“高效”,一个名为“咖啡动力”(Coffitivity)的网站诞生了,如果周遭没有咖啡店可供你工作学习,你可以在该网站上下载各类“咖啡馆”的背景音,然后戴上耳机,假装自己在咖啡馆工作。



咖啡馆也给我们的视觉层面带去了更愉悦的新体验。/《等一个人咖啡》剧照

    如果你现在脑袋就像干枯的小河,不要焦虑,也许多去咖啡馆呆一呆,说不定,就能搞出一流的项目与惊为天人的小说。

23 / 01 / 2022

    据欧联通讯社报道,当地时间1月20日,意大利农业、食品和林业部副部长森蒂纳约(Gian Marco Centinaio)向媒体通报,意大利浓缩咖啡(Caffè Espresso Italiano)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人类非物质遗产候选资格名单。并将于3月31日以前在巴黎正式进行审批和发布。



意大利浓缩咖啡进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候选名单。

    据报道,意大利农业、食品和林业部副部长森蒂纳约表示,意大利浓缩咖啡不仅仅是一种简单的饮品,它是一种真正的生活仪式,也是一种文化意识,是我们国家身份的一个组成部分,它是我们社会性的表达,使我们在世界上与众不同。

    森蒂纳约说,他非常高兴意大利浓缩咖啡能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人类非物质遗产候选资格名单,意大利农业、食品和林业部已正式将提名文件发送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

    为推广和保护意大利非物质文化,早在2016年3月,意大利已着手为浓缩咖啡申请入选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格。时至今日,意大利浓缩咖啡才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候选名单,正式进入审批程序。

    森蒂纳约强调,意大利浓缩咖啡不仅反映在文学作品中,从那不勒斯到威尼斯,再到的里雅斯特,途经罗马和米兰,浓缩咖啡让整个国家着迷。如今,大流行造成的限制措施正在损害着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此时人们仍不忘到酒吧喝一杯浓缩咖啡。在这特殊的历史时期,浓缩咖啡能够进入人类非物质遗产候选资格名单更显得尤为重要。(黄鑫)

网红咖啡正式进驻艺创小镇

近日,中国领先的连锁咖啡品牌瑞幸咖啡正式进驻艺创小镇,为小镇商业氛围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22 / 01 / 2022

    近日,中国领先的连锁咖啡品牌瑞幸咖啡正式进驻艺创小镇,为小镇商业氛围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它年轻、活力、特色、丰富的咖啡口感,点缀丰富了小镇创客们的创业生活,也进一步完善了小镇内部小循环的商业配套链。

    瑞幸咖啡致力于一直致力为为消费者提供一杯高品质的好咖啡。艺创小镇内的瑞幸咖啡共提供30+款咖啡饮品,其中包含瑞幸独家爆款厚乳拿铁系列,以及美式、精萃澳瑞白、焦糖玛奇朵、摩卡等饮品,无论你是什么口味,总有一款是你所爱。

    除了热门饮品,瑞幸还有各种轻食,都是提供健康美味,低糖低脂的简餐和甜品。金黄酥香牛角包,甜而不腻的麦芬;饱腹营养的三明治,软绵绵的切脚蛋糕……总之,为了大家的味蕾费尽心思。



    除了瑞幸咖啡,小镇目前还成功引进国内知名一线艺术品牌见艺计划仓美术馆,知名一线潮玩品牌集客文化及知名文创品牌马丁·戈雅等。同时,联合高校院所,举办多维艺术剧场、丛生(两岸艺术院校优秀毕业展)、2021之江国际青年艺术周等各类活动十多个,小镇商业氛围不断浓厚的同时,也迎来了缤纷式的沉浸式体验时代。

意大利浓缩咖啡进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候选名单

1月20日,意大利农业、食品和林业部副部长森蒂纳约(Gian Marco Centinaio)向媒体通报,意大利浓缩咖啡(Caffè Espresso Italiano)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人类非物质遗产候选资格名单。

19 / 01 / 2022

    越南工贸部近日发布的《2021年出口优势产品名录》中,咖啡以30亿美元的年出口额继续名列前茅。目前,越南咖啡已出口至80个国家和地区,占全球咖啡豆出口市场份额的14.2%,连续多年保持世界第二大咖啡出口国地位。



    近年来,越南政府大力实施“咖啡出口强国”计划,投入2160亿越南盾(1美元约合2.27万越南盾)设立“发展高品质越南咖啡”项目,使咖啡与大米、水产品一起成为带动越南外贸增长的“标志性产品”。越南每年的咖啡产量保持在150万吨左右,其中95%用于出口。欧洲是越南咖啡第一大出口市场,占出口总量的40%。中国也是越南咖啡重要出口市场,2021年越南咖啡对华出口额约4700万美元。随着中国咖啡消费群体的扩大,越南咖啡对华出口呈现强劲增长态势。

    越南发展咖啡种植业拥有比较优越的自然条件。在多乐、嘉莱和得农等咖啡主产区,气候适宜,土质匹配度高。据越南科学技术翰林院研究,该国咖啡平均产量达到每公顷2.3吨,不少咖啡种植园每公顷产量甚至超过3.5 吨。为了鼓励咖啡种植户的积极性,越南工贸部、越南咖啡与可可协会联合大型企业集团在每年11月的收获季进行保底价收购。一些地方政府还对带动散户共同发展的种植大户进行奖励,收购企业和种植大户给农户免费提供种苗及技术支持、帮助拓展销售渠道,政府则对帮扶和受助双方都减免部分税费。越南工贸部副部长杜胜海表示,一些重要种植区的咖啡产业贡献了当地30%的国内生产总值,为减贫和经济发展作出突出贡献。

    越南农业与农村发展部推出优质咖啡国家产品开发计划,帮助科研机构、企业、农户共同提高咖啡豆的种苗筛选和种植技术。越南咖啡与可可协会则联合一些大企业,对有需求的初创型咖啡生产企业,免费提供产品设计方案咨询、技术人员现场指导等。

    越南咖啡行业还在营销方式上不断创新。例如,针对不同国家消费者的口味偏好,加强产品研发和改良;针对不同年龄段群体的消费心理,对咖啡外包装图案进行差异化设计。

    从事咖啡销售多年的越南永山贸易公司总经理阮青山告诉本报记者,政府十分重视咖啡产业发展,通过多种举措推动咖啡出口,逐渐建立起数字化销售模式。10多年前,每到收获季,阮青山都要到种植园现场选货、验货和运输,如今通过专门的电子采购系统在手机上就可以进行选购和支付。

    越南咖啡与可可协会副主席范春胜表示,越南将继续加大咖啡产业研发投入,逐步建立和完善原产地与加工地认证制度,并深入挖掘品牌附加值,争取在2030年实现60亿美元的出口目标。

2022,咖啡市场的“新”战事

如今,喝咖啡已成为现代人日常的生活方式。而中国咖啡市场规模也不断攀升,咖啡市场具有较大的发展潜力。

12 / 01 / 2022

    近日,上海市食品行业协会咖啡专业委员会、上观新闻联合大众点评发布了《2021上海精品咖啡消费观察》(以下简称为《报告》),从整体情况、消费趋势、消费者画像等方面展示上海精品咖啡店的发展情况。



    《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11月,上海的精品咖啡店的数量位列全国第一,达到3244家,并且增速较快,三年涨幅达124%,2021年新开951家门店,同比增长41.5%。

    从近三年的数据上来看,精品咖啡的消费圈层在不断扩大。相比于2019年,今年学生群体的占比翻了近2.4倍,课余时间找一家精品咖啡店学习、社交、休息成为不少学生的选择。不仅仅是学生,“50岁+”的阿姨爷叔对于精品咖啡的好奇度也有所提升,相比于2020年,这个群体今年的订单量增长了近143%。

    另外,上海消费者对精品咖啡店的光顾不再集中于周末的休闲时光,而是平均分布在各个工作日中。并且大部分人喜欢在午饭后享受一杯精品咖啡,超35万人中午12时打卡精品咖啡店。

    除此之外,精品咖啡店的咖啡品质也更加有特色,在口味上也推陈出新,并对咖啡进行本土化改良,加入乌龙、豆浆、大白兔,甚至茅台、松茸等材料,丰富咖啡的口味。其中“桂花拿铁”摘下桂冠,不仅较为频繁地出现在评论中,在大众点评的搜索量更是超过6万次。

    精品咖啡店的流行,意味着咖啡不再单纯是提神产品,而是与生活质量相关联,它代表的是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多样化多层次多方面的消费需求。

    ——上观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