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 12 / 2021

    在家里自制一杯手冲或者胶囊咖啡,去咖啡厅享受一杯最新款的水果味气泡冷萃……从中国现有的数据及一线城市作为参照来看,咖啡形成多种形态并拥有不同价格带的业态,包括本土品牌在内的大批量咖啡品牌正在高速发展。



    中国的咖啡市场经过多年发展之后,有着庞大的潜在消费群体。但也有声音指出机构对于中国咖啡市场的增长盲目乐观。虽然中国人口基数大,但仅有一二线城市形成了较好的咖啡消费习惯,人口基数更大的下沉市场还有待发掘。互联网数据资讯平台消费界发布的《2021中国咖啡行业发展白皮书》显示,2019年我国咖啡市场规模达到了1130亿元,同比增长了31.24%,2020年行业规模在1454亿元左右,预计2021年中国仅现磨咖啡市场的规模增速就将达到20%,突破1000亿元。2021年中国消费者规模将从3.34亿人增至3.54亿人,增长率6%;随着咖啡市场的逐渐下沉,人群增长率预计在10%左右。目前,咖啡行业消费地区分布中,一线城市占37%,二线城市占32%,三线城市占29%。

    不过,相较其他国家,2020年我国大陆地区人均咖啡消费量为每年9杯,日本的这一数据为280杯,美国为329杯,韩国为367杯。可见国内咖啡市场仍有较大的增长空间。

    从价格来看,国内现有咖啡消费者36%对于咖啡的可接受价格范围为26至35元,27%消费者青睐16至25元,潜在消费者选择16至25元区间的比例最高。

    调查显示,目前中国咖啡爱好者主要为年龄在20至40岁之间的一线城市白领,大多为本科以上学历,拥有较高的收入水平。其中,一二线城市的咖啡爱好者中女性占比接近六成,潜在人群中的男女比例不相上下。并且,整体来看,咖啡爱好者以Z世代为主力军,且女性数量高于男性。潜在“粉丝”中,自由职业者占比最高,达到24%,学生和家庭主妇人群的占比也高于现有消费人群,未来咖啡消费者的职业界限将越来越模糊。

    咖啡种类在线上、线下各有不同。线上产品种类丰富,挂耳、速溶、冷萃冻干咖啡较受欢迎。2021年国内即饮咖啡市场预计将突破149亿元,其中雀巢占据了一半以上的市场份额。结合了中国团队和日本供应链的隅田川咖啡近年来稳定输出,挂耳咖啡占市场总成交额的35.2%;三顿半在强势营销之下成为新晋“流量”,主打的0到6号数字咖啡系列,吸引了25至30岁之间的年轻人“尝鲜”,其90后粉丝占比超过70%。永璞的冻干粉咖啡一战成名,在6·18期间销售额接近3000万元,22至30岁的女性是其主要“圈粉”对象。

    线下咖啡则以精品咖啡馆、连锁咖啡以及快咖啡为主力。其中,连锁咖啡中,7-11、全家、便利蜂等便利店咖啡是重视性价比的人群首选,星巴克、Costa等主打空间的连锁品牌除了咖啡,还为人们提供了一处休闲场所;瑞幸咖啡、Manner等快咖啡近年来也成为年轻一族的新宠。

    此外,白皮书指出,随着咖啡成为城市人群的高频刚需,割韭菜、智商税的产品无法长远发展,只有一款好喝、价低又随处可见的国民咖啡才能真正满足大众需求。

    文/本报记者 陈斯

Tims咖啡中国2020年净亏1.4亿

据披露,Tims中国2020全年净亏损1 43亿元。尽管营收利润未披露,但Tims中国称,其在2020年和2021上半年均实现门店层面盈利(注:撇除开店前成本和费用等)。

26 / 11 / 2021

    在家里自制一杯手冲或者胶囊咖啡,去咖啡厅享受一杯最新款的水果味气泡冷萃……从中国现有的数据及一线城市作为参照来看,咖啡形成多种形态并拥有不同价格带的业态,包括本土品牌在内的大批量咖啡品牌正在高速发展。



    中国的咖啡市场经过多年发展之后,有着庞大的潜在消费群体。但也有声音指出机构对于中国咖啡市场的增长盲目乐观。虽然中国人口基数大,但仅有一二线城市形成了较好的咖啡消费习惯,人口基数更大的下沉市场还有待发掘。互联网数据资讯平台消费界发布的《2021中国咖啡行业发展白皮书》显示,2019年我国咖啡市场规模达到了1130亿元,同比增长了31.24%,2020年行业规模在1454亿元左右,预计2021年中国仅现磨咖啡市场的规模增速就将达到20%,突破1000亿元。2021年中国消费者规模将从3.34亿人增至3.54亿人,增长率6%;随着咖啡市场的逐渐下沉,人群增长率预计在10%左右。目前,咖啡行业消费地区分布中,一线城市占37%,二线城市占32%,三线城市占29%。

    不过,相较其他国家,2020年我国大陆地区人均咖啡消费量为每年9杯,日本的这一数据为280杯,美国为329杯,韩国为367杯。可见国内咖啡市场仍有较大的增长空间。

    从价格来看,国内现有咖啡消费者36%对于咖啡的可接受价格范围为26至35元,27%消费者青睐16至25元,潜在消费者选择16至25元区间的比例最高。

    调查显示,目前中国咖啡爱好者主要为年龄在20至40岁之间的一线城市白领,大多为本科以上学历,拥有较高的收入水平。其中,一二线城市的咖啡爱好者中女性占比接近六成,潜在人群中的男女比例不相上下。并且,整体来看,咖啡爱好者以Z世代为主力军,且女性数量高于男性。潜在“粉丝”中,自由职业者占比最高,达到24%,学生和家庭主妇人群的占比也高于现有消费人群,未来咖啡消费者的职业界限将越来越模糊。

    咖啡种类在线上、线下各有不同。线上产品种类丰富,挂耳、速溶、冷萃冻干咖啡较受欢迎。2021年国内即饮咖啡市场预计将突破149亿元,其中雀巢占据了一半以上的市场份额。结合了中国团队和日本供应链的隅田川咖啡近年来稳定输出,挂耳咖啡占市场总成交额的35.2%;三顿半在强势营销之下成为新晋“流量”,主打的0到6号数字咖啡系列,吸引了25至30岁之间的年轻人“尝鲜”,其90后粉丝占比超过70%。永璞的冻干粉咖啡一战成名,在6·18期间销售额接近3000万元,22至30岁的女性是其主要“圈粉”对象。

    线下咖啡则以精品咖啡馆、连锁咖啡以及快咖啡为主力。其中,连锁咖啡中,7-11、全家、便利蜂等便利店咖啡是重视性价比的人群首选,星巴克、Costa等主打空间的连锁品牌除了咖啡,还为人们提供了一处休闲场所;瑞幸咖啡、Manner等快咖啡近年来也成为年轻一族的新宠。

    此外,白皮书指出,随着咖啡成为城市人群的高频刚需,割韭菜、智商税的产品无法长远发展,只有一款好喝、价低又随处可见的国民咖啡才能真正满足大众需求。

    文/本报记者 陈斯

Tims咖啡中国2020年净亏1.4亿

据披露,Tims中国2020全年净亏损1 43亿元。尽管营收利润未披露,但Tims中国称,其在2020年和2021上半年均实现门店层面盈利(注:撇除开店前成本和费用等)。

23 / 11 / 2021

    在家里自制一杯手冲或者胶囊咖啡,去咖啡厅享受一杯最新款的水果味气泡冷萃……从中国现有的数据及一线城市作为参照来看,咖啡形成多种形态并拥有不同价格带的业态,包括本土品牌在内的大批量咖啡品牌正在高速发展。



    中国的咖啡市场经过多年发展之后,有着庞大的潜在消费群体。但也有声音指出机构对于中国咖啡市场的增长盲目乐观。虽然中国人口基数大,但仅有一二线城市形成了较好的咖啡消费习惯,人口基数更大的下沉市场还有待发掘。互联网数据资讯平台消费界发布的《2021中国咖啡行业发展白皮书》显示,2019年我国咖啡市场规模达到了1130亿元,同比增长了31.24%,2020年行业规模在1454亿元左右,预计2021年中国仅现磨咖啡市场的规模增速就将达到20%,突破1000亿元。2021年中国消费者规模将从3.34亿人增至3.54亿人,增长率6%;随着咖啡市场的逐渐下沉,人群增长率预计在10%左右。目前,咖啡行业消费地区分布中,一线城市占37%,二线城市占32%,三线城市占29%。

    不过,相较其他国家,2020年我国大陆地区人均咖啡消费量为每年9杯,日本的这一数据为280杯,美国为329杯,韩国为367杯。可见国内咖啡市场仍有较大的增长空间。

    从价格来看,国内现有咖啡消费者36%对于咖啡的可接受价格范围为26至35元,27%消费者青睐16至25元,潜在消费者选择16至25元区间的比例最高。

    调查显示,目前中国咖啡爱好者主要为年龄在20至40岁之间的一线城市白领,大多为本科以上学历,拥有较高的收入水平。其中,一二线城市的咖啡爱好者中女性占比接近六成,潜在人群中的男女比例不相上下。并且,整体来看,咖啡爱好者以Z世代为主力军,且女性数量高于男性。潜在“粉丝”中,自由职业者占比最高,达到24%,学生和家庭主妇人群的占比也高于现有消费人群,未来咖啡消费者的职业界限将越来越模糊。

    咖啡种类在线上、线下各有不同。线上产品种类丰富,挂耳、速溶、冷萃冻干咖啡较受欢迎。2021年国内即饮咖啡市场预计将突破149亿元,其中雀巢占据了一半以上的市场份额。结合了中国团队和日本供应链的隅田川咖啡近年来稳定输出,挂耳咖啡占市场总成交额的35.2%;三顿半在强势营销之下成为新晋“流量”,主打的0到6号数字咖啡系列,吸引了25至30岁之间的年轻人“尝鲜”,其90后粉丝占比超过70%。永璞的冻干粉咖啡一战成名,在6·18期间销售额接近3000万元,22至30岁的女性是其主要“圈粉”对象。

    线下咖啡则以精品咖啡馆、连锁咖啡以及快咖啡为主力。其中,连锁咖啡中,7-11、全家、便利蜂等便利店咖啡是重视性价比的人群首选,星巴克、Costa等主打空间的连锁品牌除了咖啡,还为人们提供了一处休闲场所;瑞幸咖啡、Manner等快咖啡近年来也成为年轻一族的新宠。

    此外,白皮书指出,随着咖啡成为城市人群的高频刚需,割韭菜、智商税的产品无法长远发展,只有一款好喝、价低又随处可见的国民咖啡才能真正满足大众需求。

    文/本报记者 陈斯

Tims咖啡中国2020年净亏1.4亿

据披露,Tims中国2020全年净亏损1 43亿元。尽管营收利润未披露,但Tims中国称,其在2020年和2021上半年均实现门店层面盈利(注:撇除开店前成本和费用等)。

22 / 11 / 2021

    在家里自制一杯手冲或者胶囊咖啡,去咖啡厅享受一杯最新款的水果味气泡冷萃……从中国现有的数据及一线城市作为参照来看,咖啡形成多种形态并拥有不同价格带的业态,包括本土品牌在内的大批量咖啡品牌正在高速发展。



    中国的咖啡市场经过多年发展之后,有着庞大的潜在消费群体。但也有声音指出机构对于中国咖啡市场的增长盲目乐观。虽然中国人口基数大,但仅有一二线城市形成了较好的咖啡消费习惯,人口基数更大的下沉市场还有待发掘。互联网数据资讯平台消费界发布的《2021中国咖啡行业发展白皮书》显示,2019年我国咖啡市场规模达到了1130亿元,同比增长了31.24%,2020年行业规模在1454亿元左右,预计2021年中国仅现磨咖啡市场的规模增速就将达到20%,突破1000亿元。2021年中国消费者规模将从3.34亿人增至3.54亿人,增长率6%;随着咖啡市场的逐渐下沉,人群增长率预计在10%左右。目前,咖啡行业消费地区分布中,一线城市占37%,二线城市占32%,三线城市占29%。

    不过,相较其他国家,2020年我国大陆地区人均咖啡消费量为每年9杯,日本的这一数据为280杯,美国为329杯,韩国为367杯。可见国内咖啡市场仍有较大的增长空间。

    从价格来看,国内现有咖啡消费者36%对于咖啡的可接受价格范围为26至35元,27%消费者青睐16至25元,潜在消费者选择16至25元区间的比例最高。

    调查显示,目前中国咖啡爱好者主要为年龄在20至40岁之间的一线城市白领,大多为本科以上学历,拥有较高的收入水平。其中,一二线城市的咖啡爱好者中女性占比接近六成,潜在人群中的男女比例不相上下。并且,整体来看,咖啡爱好者以Z世代为主力军,且女性数量高于男性。潜在“粉丝”中,自由职业者占比最高,达到24%,学生和家庭主妇人群的占比也高于现有消费人群,未来咖啡消费者的职业界限将越来越模糊。

    咖啡种类在线上、线下各有不同。线上产品种类丰富,挂耳、速溶、冷萃冻干咖啡较受欢迎。2021年国内即饮咖啡市场预计将突破149亿元,其中雀巢占据了一半以上的市场份额。结合了中国团队和日本供应链的隅田川咖啡近年来稳定输出,挂耳咖啡占市场总成交额的35.2%;三顿半在强势营销之下成为新晋“流量”,主打的0到6号数字咖啡系列,吸引了25至30岁之间的年轻人“尝鲜”,其90后粉丝占比超过70%。永璞的冻干粉咖啡一战成名,在6·18期间销售额接近3000万元,22至30岁的女性是其主要“圈粉”对象。

    线下咖啡则以精品咖啡馆、连锁咖啡以及快咖啡为主力。其中,连锁咖啡中,7-11、全家、便利蜂等便利店咖啡是重视性价比的人群首选,星巴克、Costa等主打空间的连锁品牌除了咖啡,还为人们提供了一处休闲场所;瑞幸咖啡、Manner等快咖啡近年来也成为年轻一族的新宠。

    此外,白皮书指出,随着咖啡成为城市人群的高频刚需,割韭菜、智商税的产品无法长远发展,只有一款好喝、价低又随处可见的国民咖啡才能真正满足大众需求。

    文/本报记者 陈斯

Tims咖啡中国2020年净亏1.4亿

据披露,Tims中国2020全年净亏损1 43亿元。尽管营收利润未披露,但Tims中国称,其在2020年和2021上半年均实现门店层面盈利(注:撇除开店前成本和费用等)。

21 / 11 / 2021

    在家里自制一杯手冲或者胶囊咖啡,去咖啡厅享受一杯最新款的水果味气泡冷萃……从中国现有的数据及一线城市作为参照来看,咖啡形成多种形态并拥有不同价格带的业态,包括本土品牌在内的大批量咖啡品牌正在高速发展。



    中国的咖啡市场经过多年发展之后,有着庞大的潜在消费群体。但也有声音指出机构对于中国咖啡市场的增长盲目乐观。虽然中国人口基数大,但仅有一二线城市形成了较好的咖啡消费习惯,人口基数更大的下沉市场还有待发掘。互联网数据资讯平台消费界发布的《2021中国咖啡行业发展白皮书》显示,2019年我国咖啡市场规模达到了1130亿元,同比增长了31.24%,2020年行业规模在1454亿元左右,预计2021年中国仅现磨咖啡市场的规模增速就将达到20%,突破1000亿元。2021年中国消费者规模将从3.34亿人增至3.54亿人,增长率6%;随着咖啡市场的逐渐下沉,人群增长率预计在10%左右。目前,咖啡行业消费地区分布中,一线城市占37%,二线城市占32%,三线城市占29%。

    不过,相较其他国家,2020年我国大陆地区人均咖啡消费量为每年9杯,日本的这一数据为280杯,美国为329杯,韩国为367杯。可见国内咖啡市场仍有较大的增长空间。

    从价格来看,国内现有咖啡消费者36%对于咖啡的可接受价格范围为26至35元,27%消费者青睐16至25元,潜在消费者选择16至25元区间的比例最高。

    调查显示,目前中国咖啡爱好者主要为年龄在20至40岁之间的一线城市白领,大多为本科以上学历,拥有较高的收入水平。其中,一二线城市的咖啡爱好者中女性占比接近六成,潜在人群中的男女比例不相上下。并且,整体来看,咖啡爱好者以Z世代为主力军,且女性数量高于男性。潜在“粉丝”中,自由职业者占比最高,达到24%,学生和家庭主妇人群的占比也高于现有消费人群,未来咖啡消费者的职业界限将越来越模糊。

    咖啡种类在线上、线下各有不同。线上产品种类丰富,挂耳、速溶、冷萃冻干咖啡较受欢迎。2021年国内即饮咖啡市场预计将突破149亿元,其中雀巢占据了一半以上的市场份额。结合了中国团队和日本供应链的隅田川咖啡近年来稳定输出,挂耳咖啡占市场总成交额的35.2%;三顿半在强势营销之下成为新晋“流量”,主打的0到6号数字咖啡系列,吸引了25至30岁之间的年轻人“尝鲜”,其90后粉丝占比超过70%。永璞的冻干粉咖啡一战成名,在6·18期间销售额接近3000万元,22至30岁的女性是其主要“圈粉”对象。

    线下咖啡则以精品咖啡馆、连锁咖啡以及快咖啡为主力。其中,连锁咖啡中,7-11、全家、便利蜂等便利店咖啡是重视性价比的人群首选,星巴克、Costa等主打空间的连锁品牌除了咖啡,还为人们提供了一处休闲场所;瑞幸咖啡、Manner等快咖啡近年来也成为年轻一族的新宠。

    此外,白皮书指出,随着咖啡成为城市人群的高频刚需,割韭菜、智商税的产品无法长远发展,只有一款好喝、价低又随处可见的国民咖啡才能真正满足大众需求。

    文/本报记者 陈斯

Tims咖啡中国2020年净亏1.4亿

据披露,Tims中国2020全年净亏损1 43亿元。尽管营收利润未披露,但Tims中国称,其在2020年和2021上半年均实现门店层面盈利(注:撇除开店前成本和费用等)。

19 / 11 / 2021

    市场潜力巨大 咖啡种类“井喷”

    在家里自制一杯手冲或者胶囊咖啡,去咖啡厅享受一杯最新款的水果味气泡冷萃……从中国现有的数据及一线城市作为参照来看,咖啡形成多种形态并拥有不同价格带的业态,包括本土品牌在内的大批量咖啡品牌正在高速发展。

    中国的咖啡市场经过多年发展之后,有着庞大的潜在消费群体。但也有声音指出机构对于中国咖啡市场的增长盲目乐观。虽然中国人口基数大,但仅有一二线城市形成了较好的咖啡消费习惯,人口基数更大的下沉市场还有待发掘。互联网数据资讯平台消费界发布的《2021中国咖啡行业发展白皮书》显示,2019年我国咖啡市场规模达到了1130亿元,同比增长了31.24%,2020年行业规模在1454亿元左右,预计2021年中国仅现磨咖啡市场的规模增速就将达到20%,突破1000亿元。2021年中国消费者规模将从3.34亿人增至3.54亿人,增长率6%;随着咖啡市场的逐渐下沉,人群增长率预计在10%左右。目前,咖啡行业消费地区分布中,一线城市占37%,二线城市占32%,三线城市占29%。



    不过,相较其他国家,2020年我国大陆地区人均咖啡消费量为每年9杯,日本的这一数据为280杯,美国为329杯,韩国为367杯。可见国内咖啡市场仍有较大的增长空间。

    从价格来看,国内现有咖啡消费者36%对于咖啡的可接受价格范围为26至35元,27%消费者青睐16至25元,潜在消费者选择16至25元区间的比例最高。

    调查显示,目前中国咖啡爱好者主要为年龄在20至40岁之间的一线城市白领,大多为本科以上学历,拥有较高的收入水平。其中,一二线城市的咖啡爱好者中女性占比接近六成,潜在人群中的男女比例不相上下。并且,整体来看,咖啡爱好者以Z世代为主力军,且女性数量高于男性。潜在“粉丝”中,自由职业者占比最高,达到24%,学生和家庭主妇人群的占比也高于现有消费人群,未来咖啡消费者的职业界限将越来越模糊。

    咖啡种类在线上、线下各有不同。线上产品种类丰富,挂耳、速溶、冷萃冻干咖啡较受欢迎。2021年国内即饮咖啡市场预计将突破149亿元,其中雀巢占据了一半以上的市场份额。结合了中国团队和日本供应链的隅田川咖啡近年来稳定输出,挂耳咖啡占市场总成交额的35.2%;三顿半在强势营销之下成为新晋“流量”,主打的0到6号数字咖啡系列,吸引了25至30岁之间的年轻人“尝鲜”,其90后粉丝占比超过70%。永璞的冻干粉咖啡一战成名,在6·18期间销售额接近3000万元,22至30岁的女性是其主要“圈粉”对象。

    线下咖啡则以精品咖啡馆、连锁咖啡以及快咖啡为主力。其中,连锁咖啡中,7-11、全家、便利蜂等便利店咖啡是重视性价比的人群首选,星巴克、Costa等主打空间的连锁品牌除了咖啡,还为人们提供了一处休闲场所;瑞幸咖啡、Manner等快咖啡近年来也成为年轻一族的新宠。

    此外,白皮书指出,随着咖啡成为城市人群的高频刚需,割韭菜、智商税的产品无法长远发展,只有一款好喝、价低又随处可见的国民咖啡才能真正满足大众需求。

    文/本报记者 陈斯

星图注册官网_云南省首个“国家咖啡标准化区域服务与推广平台”获批立项

日前,云南省标准化研究院组织申报的“国家咖啡标准化区域服务与推广平台”获国家标准委批准立项,这是云南省首个国家级农业标准化区域服务与推广平台项目。

19 / 11 / 2021

    中国质量新闻网讯 日前,云南省标准化研究院组织申报的“国家咖啡标准化区域服务与推广平台”获国家标准委批准立项,这是云南省首个国家级农业标准化区域服务与推广平台项目。

    该平台由云南省标准化研究院联合云南省农科院热经所共同组织实施。平台将以云南省小粒咖啡主要种植区为项目覆盖区域,以小粒咖啡企业、专业合作社、规模种植大户、家庭农场等为覆盖对象,通过建立标准化区域服务和推广平台,提供小粒咖啡产业标准体系建设、标准指标验证、产业标准化信息服务、标准化示范推广、产业标准化培训、科技成果的转化和推广、品牌评价与宣传推广等七大服务内容。

    咖啡是仅次于原油的全球第二大宗商品,云南是中国咖啡的最主要产区,其面积和产量占全国的98%以上。经过近年来的高速发展,小粒咖啡成为了云南省重点发展的“高原特色现代农业产业”中的特色优势产业。通过该项目的实施将整体示范、推进、引领云南小粒咖啡产业标准化,有效促进云南小粒咖啡产业提质增效和品牌影响力提升。



    农业标准化区域服务与推广平台是促进农业科技成果转化为农业标准的重要载体,是完善农业标准体系、推动标准实施应用、提升农业标准化水平的重要平台。云南标准化研究院将以此为示范带动,围绕农业标准化推广重点,培育建设更多高原特色农产品标准化区域服务与推广平台。

调查:中国咖啡爱好者主要为20-40岁一线城市白领

中国的咖啡市场经过多年发展之后,有着庞大的潜在消费群体。但也有声音指出机构对于中国咖啡市场的增长盲目乐观。

17 / 11 / 2021



    随着2021年上海旅游节开幕,武康大楼主题邮局于近日开始试营业。这里不仅有各类文创产品,更是全上海第一家卖咖啡的主题邮局。该主题邮局在保留邮政普遍服务、集邮、寄递等基础性业务的同时,特别开辟室外拍照打卡区、咖啡售卖区及文创产品陈列区。在此还能体验有声明信片打印、加盖纪念邮戳,为远方的朋友送去祝福。武康大楼主题邮局用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方式,进一步扩大邮政品牌在文旅市场及青年客群中的影响力,同时,也为集邮爱好者提供了崭新的交流平台。此后,这里还将定期推出多样化的主题活动,充分利用邮政协同的优势,实现跨界、创新、赋能、融合。□许雨舟 摄影报道

2021长三角城市与咖啡消费论坛在南京举办_星图平台官网

10月23日,2021长三角城市与咖啡消费论坛在南京举办。众多文旅产业和咖啡行业、互联网行业、通讯行业从业者和专家学者汇聚南京,共同探讨长三角城市与“咖啡消费”在赋能城市新经济发展

17 / 11 / 2021



    为什么瑞幸没有死,反而活得更好了?

    而这其中最跌宕起伏、最值得录入商业史史册的,肯定有瑞幸咖啡一个。

    最新的消息是,瑞幸咖啡发布了一份2021年上半年的财报。

    让我们来品品其中几个重要的数字。

    第一个,瑞幸上半年总收入达到31.83亿元。

    这个数字有两层意义:一是瑞幸生意的规模跟自己比在持续放大,比2020年同期翻了一倍还多(2020年有疫情因素);二是如果维持目前的态势,瑞幸全年的营收大概率能超过60亿——作为对比,饮料圈当红炸子鸡元气森林2020年营收接近30亿,2021年它的目标是75亿。

    可见瑞幸的规模已经跟元气相当。

    第二个,瑞幸上半年净亏损2.11亿,比2020年同期的亏损减少了86%。

    这说明瑞幸在营收大涨的同时,亏损并没有扩大,反而还有大幅缩减。

    刨除总部和后台的部分,瑞幸已经在门店端实现了盈利。

    所以瑞幸咖啡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郭谨一说这份财报是“里程碑”,还算中肯。

    瑞幸当年顶着“巨亏”两个大字在美国上市,一开始被奉为中国式的创业奇迹,造假事件后又变成中概股的奇耻大辱。

    剧本走向本来应该是瑞幸信誉扫地,失去消费者、供应商、股东和员工的信任,在美国退市之后破产清算,一段传奇暗淡收场。

    但如今一年半过去,它非但没有死去,反而实现了稳健的增长,还把门店做盈利了。

    尽管距离整体盈利还有些时日,但从商业经营的角度来说,这已经是个巨大的成功。

    瑞幸是怎么做到的?

    为什么一家商业公司经历了如此巨大的财务丑闻,还能活得好好的?

    深瞳商业认为,从外因上看,瑞幸股东选择继续支持这家公司,帮助它补上了资金的窟窿,让其经营步入正轨。

    内因上看,陆正耀为代表的原高层太急于求成,选择了在财务上造假,但瑞幸小店+自提的商业模式并没有根本性问题,加上后续新的领导层扎实经营,做对了几件事,把瑞幸生意的大盘稳了下来。

    不过根本上,还是因为面向大众消费者的生意,人们对产品品质的看重超过对公司商业行为的看重,这让瑞幸没有真正失去用户的信任。

   
01 资本不认输

    让我们先搞清楚一个重要事实。

    2020年造假事件落锤后,陆正耀个人在瑞幸的股权被清算,大钲就成了瑞幸最大的股东,投票权上升至43%,改组后的董事会也由大钲主导。

    于是乎,大钲创始人、陆正耀昔日的兄弟黎辉,成了站在新任CEO郭瑾一背后、真正影响瑞幸命运的人。

    接下来再把时间轴拉到今年9月。

    当时瑞幸咖啡发布了一则声明,提到公司在“重组计划和资本市场披露方面”的几个重要进展,其中两项,一是公司与美国集体诉讼的原告代表签署了1.875亿美元的和解意向书,二是公司向法院提交了对可转债债权人的债务重组方案。

    我们可以理解为,瑞幸如果想在造假事件后活下来,必须先妥善解决掉法律和股权层面的麻烦,而每一个麻烦都需要很多钱。

    在账目造假、新的财报审计结果还不明朗的情况下,外部融资几乎不可能,此时有可能出手的只有两个老股东:大钲资本和愉悦资本。

    它们的确这样做了。

    今年4月,瑞幸宣布完成了一笔2.5亿美金的融资,大钲资本领投了2.4亿,愉悦资本跟投了5000万。

    正是这关键的2.5亿美金,覆盖了上面提到的诉讼和解费用,和一部分债务重组需要的资金,这才使得瑞幸国内的生意不受影响地正常运转。

    为什么大钲愿意再掏2亿多美金?

    最终的答案只有一个,黎辉依然看好这门生意。

    而合理的猜测是,郭瑾一领导的新高管团队此前一系列“自救”的举措,也把瑞幸从泥地里捞了起来,重新赢得了资本的信任。

   
02 瑞幸自救三部曲:减直营、搞加盟、持续出爆款

    2020年下半年是瑞幸最艰难的时刻。当时摆在新任管理层面前的难题如何让公司在重重压力下继续活下去。

    收缩门店是瑞幸的第一板斧。

    据媒体公开报道,瑞幸内部成立了专门团队去调研门店的营收情况,发现很多在瑞幸“大跃进”时期内开出的店面质量不高,一些区域还出现了点位重合等情况。

    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内,门店扩张计划被叫停,原本在瑞幸从事门店扩展岗位的员工就地转型,工作内容从开店变成了关店。每关一定数量的门店,会按比例抽成。

    瑞幸开店最猛的时期是2018年和2019年这两年,每年净增2000多家新店。

    如此疯狂的开店是陆正耀时期的关键战略之一,目的就是为了源源不断地获取新的用户流量,同时利用门店规模抬升公司估值,而单店的运营质量被放弃了。

    造假事件后,追求门店赢利能力、关掉没有希望盈利的老店,谨慎开新店,成了瑞幸门店策略的核心。

    于是2020年中期开始,瑞幸开店速度明显放缓了下来。

    财报显示,2020年二季度和三季度,瑞幸直营门店数分别减少了244家和315家。

    到今年6月,瑞幸的直营门店数为4000多家,比2020年3底巅峰时期的4500多家还少接近500家。

    值得注意的是,在大刀阔斧缩减直营店的同时,瑞幸的加盟店却快速增长。

    到2021年6月,加盟店达到1200多家,比2020年同期增加了400多家——几乎刚好填补了直营店减少的数目。

    加盟店贡献的收入占比不高,但增长很快——2020年加盟店收入同比增长了19倍。

    加盟的本质是品牌方和加盟方共担风险、共享收益,品牌方得以用更轻的方式扩张自身规模,这个举措也十分符合瑞幸在控制成本的基础上快速回血的需求。这是瑞幸的第二板斧。

    瑞幸的第三板斧是持续出爆款。

    橘金气泡美式、厚乳拿铁、生耶拿铁,是瑞幸的几个爆款产品。

    橘金气泡美式诞生在造假事件之前,后两款诞生在造假事件之后。可以说,造假事件对于瑞幸的影响方方面面,唯独没有影响到它制造爆款的能力。

    这有赖于瑞幸在产品研发上一套成熟的方法论。

    据媒体报道,瑞幸的新品研发采用赛马机制,每次研发都会在内部邀请员工盲测,最多的时候一个月可以测六七款新品。年轻的产品团队也更了解年轻人的口味,也有权利决定最后上哪款产品。

    爆款对于销售的拉动是强劲的。

    官方数据显示,厚乳系列从2020年9月份推出后,年内就售出3000多万杯,占全年销售量的20%。

    今年夏天推出的生椰系列,官方宣布仅6月卖出了1千万杯,成了今年夏季整个饮料圈的爆款王,甚至一定程度上加快了瑞幸走向盈利的进程。

    第一财经周刊在一项针对消费品牌的调研中发现,2020年消费者曾因为造假事件对瑞幸感到失望,但到了2021年,这种失望减少了,“如果问瑞幸的消费者为什么选择它,答案出奇简单:价格便宜,生椰拿铁不错”。



    瑞幸的故事重申了一个真理——消费品公司的生命力归根结底靠两个字:产品。

    产品有问题,就是三鹿奶粉,一出事就毁天灭地;产品过关,用户总是健忘的,可能还有机会。

    回头看,瑞幸这家公司存在最有趣的部分在于,它率先看到了咖啡生意在中国的巨大机会,并借助资本的力量,以一种传道士般的热情坚定地打广告、做补贴、教育用户,要是没有财务造假的污迹,走了段弯路,这本该是个洞察潮水方向、先下手为强的故事。

    后来的市场变化充分印证了这股潮流。

    如果说瑞幸代表的现磨咖啡,用户仍然集中在一二线城市,那么新速溶咖啡品牌比如三顿半的长成可以说明,在更多地域、更多场景中,咖啡都在成为中国消费者的日常选项,对从业者来说,这是一次系统性的机会。

    曾经一骑绝尘立志赶超星巴克的瑞幸,现在回到了激烈的赛场,迎来了像Manner咖啡这样的强劲对手。回归商业本质,踏踏实实做生意,这或许才是瑞幸最好的结局。

2021长三角城市与咖啡消费论坛在南京举办

10月23日,2021长三角城市与咖啡消费论坛在南京举办。众多文旅产业和咖啡行业、互联网行业、通讯行业从业者和专家学者汇聚南京,共同探讨长三角城市与“咖啡消费”在赋能城市新经济发展